[咒术回战]五条悟他金屋藏娇——忆首卿歌时间:2021-04

  • A+
所属分类:手办热番

搜索关键字:主角:鹤若折羽(TsuruwakaOriha),五条悟(GojouSatoru) ┃ 配角:虎杖悠仁,伏黑惠,夏油杰 ┃ 其它:咒回,5t5

一句话简介:五条悟的非典型性小青梅。

立意:和最强谈个恋爱。

虎杖悠仁捏着手机,把地址对了又对。

眼前这座独栋洋楼,看来真的是五条老师口中说的,他平常歇脚的地方。

“啊,悠仁!找你有点事,明天过来我平常歇脚的地方一趟吧~”

于是拿着五条悟给的地址,虎杖悠仁来到了这个明显属于富人区的地方。

五条老师真是各方面来讲都很可怕啊。

喊了两声没有有人要出来的迹象,虎杖悠仁挠了挠头,想着五条悟“没人应可以直接进来”的留言,还是推门路过花园小路,进了洋楼内部。

“五条老师?”

依旧没有应答。出于这位老师的秉性,虎杖悠仁对于其这次喊自己过来的动机产生了怀疑,在门口愣了两秒,才在这精致的洋楼内找寻起来。

一楼没有人。

那就只有二楼了——虎杖悠仁看见了一扇虚掩的卧室门。

是在这里吧?但既然门虚掩着,会听不见他的呼喊声吗?

虎杖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悠仁,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那道门。

什么嘛,那个靠坐在床上的黑眼罩白毛,不就是五条老师嘛。

虎杖悠仁放心了,直起弓着的腰,放开门把挥了挥手:“Hi!五条老——”

等等。

他现在,还对上了一双清澈的紫眸。

——紫眸!??!!

电视儿童虎杖悠仁,后知后觉地发现,这间卧室里并不只有五条悟一个人。

在他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如瀑黑发的女孩竟似比五条悟反应还快地转过了头,紫色的双眼看向那突然闯入的少年。

也因着她转向这边,让人能看清了她的模样。

女孩有着精致的脸庞,细腻的皮肤是有一丝丝透明意味的苍白,小小的唇也不知为何尚缺几分血色。她的紫瞳幽幽,随着她的动作映出了外侧照进的光,为那鸿清泉添了亮色。

她看见了虎杖悠仁,怔了怔,好似在这一瞬间判断出了他是五条悟熟识之人,于是眉眼柔了下来,微微笑着出声:“你好呀。”

女孩声音甜美,只是带着点点干哑之意。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背对着卧室门,正压在五条悟的身上。

干哑的声音?????

压在五条悟的身上????????

虎杖悠仁,瞳孔地震。

“对不起!!!!老师我错了!!!!我不该就这么进来,我这就走!!!!!”

砰的一声,门被重重带上了。

虎杖悠仁逃也似的跑下楼,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抱着脑袋发出无声哀嚎。

咋整啊,他好像撞破了五条老师不得了的秘密。

他不会就要再死一次了吧T▽T

屋内,女孩瞧着被猛然关上的门,轻轻笑了两声,再次转过眸,看向男人戴着的黑色眼罩,有些新奇地抬手想要触碰上去。

而愣怔了许久的五条悟仿佛这时方才回过神来,他猛地抬手捉住了她纤细的手腕,身上的重量与手中切实的感觉,让他的心终于落到实处。

他用上了力气,把人带低下来,而后露出了一如往常的笑,低声叫出了她的名字。

“小折羽。”

*

1998年,7月。

经过五条家术师的联合围剿,一个盘桓在某森林深处一月之久的特级咒灵终于被祓除消灭。

遭受此咒灵之难的受害者不知凡几,五条家的一众术师仔细清理现场后,几乎以为无人生还。

直到他们循着那咒灵留下的残秽寻到了森林中部,在那里发现了一个身上残存着诅咒力量的女孩。

女孩身旁是其父母残破的尸体。

五条家的术师们经过紧急商议,决定将女孩带回五条家,名为暂时收留,实为担心诅咒隐患的看管。

这位经过检测并不身怀咒力的女孩,名为——

鹤若折羽。

五条家生来即为强大的小少爷从四国游荡了一圈回来,听说了这件事,对于出动了数名术师去围剿那特级咒灵的情况嗤之以鼻。

亏得还是一群成年人,弱成那样,还需要一群人去才能祓除一个特级。

靠坐在树上的男孩柔软的银白色发丝被微风吹得轻轻荡起,他的视线落下,茂密的树叶与细碎的枝丫于他丝毫无法成为阻碍,清晰便能望见庭院中的身影。

一名五条家术师的身前,鹤若折羽正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

她的身上穿着五条家为她准备的浅米色和服。不知是否是因为还未来得及赶制出贴合她的新衣,又或许是压根就没有那份打算,那和服的衣摆对她而言短了些许,露出女孩纤细苍白的脚踝。

美好又脆弱。

将鹤若折羽带回已然又有了数日,周围的这些术师忙前忙后,仍在锲而不舍地使尽浑身解数,一遍遍地确认她真的没有咒力。

一副严防死守不留丝毫隐患的模样。

只有萦绕在她身周的特级咒物的诅咒痕迹,因为五条家的手段,好像真的正在缓慢地日渐减弱。

而此时此刻,这群大人们的试探还在继续。

一滩烂泥似的腐肉揉着血液、碎骨瘫软在地,如同飞头蛮一般,伸出细长的脖颈,连接着同样黏连块块腐肉的头颅,和霉菌无异的毛发稀稀落落,头颅上是不知多少的窟窿,像是蛆虫的物体钻进钻出。剩余十数只还算完好却仍然将欲爆出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同一个方向——这一颗头颅,正对着鹤若折羽的脸,二者之间的距离相差不过几厘米。

但凡是看得到咒灵的人,恐怕没有谁不会被这可怖的东西盯得冷汗直冒吧。

和鹤若折羽相对而站的咒术师低头紧紧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高大的身形投下一大片阴影:“你看不见这个咒物?”

女孩一直微微笑着,漆黑的发丝因她仰着头的动作而后扬,露出她的脸颊。听见咒术师的问话,她这时才表现出一点点惊讶的意味,像是在表明她这才知道原来这里不仅仅有这个大人站在她面前。

鹤若折羽唇角的弧度重新升上,她的视线丝毫不受阻挡,精准无误地对上咒术师的:“看不见呢。”

五条悟瞧着树下的情形,若有所思的目光掠过咒物扫向女孩,微微一顿。

他天生拥有「六眼」,要是鹤若折羽身怀咒力,自然会被他察觉。

事实就是,除了明显属于特级咒灵诅咒的力量,他在她身上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咒力。

一个没有咒力的普通人,靠着什么成为了所谓唯一的幸存者?那个诅咒?

“……是吗。”咒术师看不出什么东西,他挫败地随手抹去了那令人反胃的低级咒灵,交代几句老生常谈的话,就没有丝毫留恋地转身离开了这片偏僻的庭院。

鹤若折羽倒是浑不在意,看着那咒术师的身影远去直至不见,她才转身,应是打算回到安排给她的房间里去。

转身的瞬间,女孩似不经意地向上瞥了一眼。

于是,流光溢彩的璀璨蓝眸如错觉般,与幽幽的紫色清瞳对视了一瞬。

高坐树上的男孩一怔,盯着鹤若折羽平平稳稳走向套廊的背影,一直冷淡的神情难得消解几分。

五条悟咧开了嘴。

有意思。

五条家安排给鹤若折羽的住处,是这座偏僻庭院尽头的一间和室,就差没有把“我们只是出于安全考虑才勉强收留你这个无家可归的危险儿童,没有和你多相处的意思”写成横幅贴在门上。

那些成年人,一个二个都无聊透顶。

好在五条家好歹是个世家大族,这间和室至少每天都有人打扫,还是干干净净的,没有之前预想中的破旧老朽的情况。鹤若折羽脱掉木屐踏进了和室,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应当把木屐整齐摆好,转身做完而后拉上了和室的门。

和室内部有些岁月陈旧的痕迹,正中铺着又已经被整理好的床被,一室空旷,只有摆在铺边托盘里还剩一半的冷茶显出几分人气,说明着整理之人是鹤若折羽自己的事实。

女孩进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齐齐整整的床铺,不由颇有成就感地点点头,接着径直走向房间最里面,拉开壁橱,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

盒子里装的是不多的几个一开始就属于鹤若折羽的物品。

一把小小的木质发梳,上面点滴斑驳,是已经干掉再洗不去的血迹。同样染上暗色的发绳断裂咒术回战五条悟死了没,早已不能发挥本来的作用。这两样东西边上放着一个格格不入的皮球,虽然同样有不少痕迹却被擦得干干净净、颜色鲜明,手不小心触及,球便朝一边滚了些,发出叮铃叮铃的细细声响,来自于里面藏着的小小铃铛。最后被取出来的,是一团黑色的线。

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鹤若折羽看着它,面上的笑意深了几分,把拿出来的发梳和发绳放回原处,合上了盒盖。

咒术师的领域与普通人之间有着深壑,而咒力就好比是最坚不可摧的那道分隔屏障,有咒力的人能够成为咒术师,没有咒力的人穷其一生都或许只有在遭受咒灵之害的生死关头能窥见一个可怖的影子。庞大如三大咒术家族之一的五条家,同样会有出生便能影响世界的最强、和毫无咒力只能为咒术师献上其一生的两个极端。

至少为鹤若折羽送来纸笔的就是后者,负责后勤工作的人在家族内忙忙碌碌,又或者是跟随着咒术师出去充当个跑腿的,没有人有时间去时刻盯着这个被大家称作「残咒」的存在。相对的自然就有咒术师每日忙碌着去往全国各地祓除咒灵,以免咒灵为祸一方。

咒术师的数量相比于普通人而言可谓极少,即便如此早早被生来的天赋决定了能力上限的他们也有强有弱,每一天都有咒术师带着遗憾死去。

五条久志就是其中一个。

实际上他并不弱小,至少挥手就能祓除一个低级咒灵也不是任何一个咒术师都有能力做到的——却仍旧逃不掉死亡的命运。

每日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家族的人们来不及哀伤,就已经必须投身入紧追而来的下一场战斗之中。

毕竟8月可是怨念高发的时节啊。

所有人都认为五条久志的死是属于咒术师的“正常死亡”的,除了五条悟。

他来到了这座一个月前踏足过的庭院,站到鹤若折羽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问。

“那家伙是你杀的吧。”

鹤若折羽抬头同样望着他,的确是真心实意地为这个男孩突然的到来感到了一点点惊讶。

她记得这双漂亮的眼睛。

是的,那一天一瞬的对视当然不会是错觉。那道视线的主人本也就是个狂妄的主儿,丝毫没有遮掩的意思。

也仅仅是那一眼,鹤若折羽就记住了那双眼睛。

即便并没有与多少人打过交道,女孩依旧可以一口咬定,最美丽的眼眸就应是这样的。说是主观也好,她仿佛能在其中看见星河流转,皎月凌空。

澄澈而令人见之沉沦。

就算是在男孩子普遍矮于女孩子的这个年纪,眼前的男孩在这个方面也依旧显示出了得到上天眷顾的一面,这时便已经高出女孩一头,从更高的高度没有什么表情地看着她。他银白色的发看起来有些短,柔柔翘起的发梢由阳光透过,显出几分莹润的色彩。

没有人发现她跑了出去,除了他。

哪怕男孩此刻看起来有些咄咄逼人,也并不妨碍透过他双眼好似看到了什么一般的鹤若折羽心情陡然好转几分。

鹤若折羽的心中,难得出现了名为“感兴趣”的情绪。

“你比那群老头聪明多了嘛。”她笑了,坦然地没有否认,“明明我还特意拖了一个月呢。”

这可是她等待的极限了。

因为,她最讨厌脏兮兮的东西了。

心思到这里急转,鹤若折羽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猜到了他是谁。

“这个家族最~尊贵的大少爷,是也不是?”女孩主动上前一步咒术回战五条悟死了没,紫色的瞳眸中氤氲着点点光芒,就好像在期待着夸奖,说出来的话却浑非如是,“你是来讨伐我的吗?为了你的家人?”

五条悟只觉得现在这小姑娘眼里终于有了点光的样子,总算比前面顺眼了些。

而听见她的后半句,他意味不明地嗤笑了一声,忽然略略倾身,抬手按在了她的肩上,“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不会。”

他敢问,她就敢飞快地回答。

鹤若折羽的身体因为五条悟的触碰而有一瞬间的紧绷,但也仅仅一瞬就又放松下来,这么应着他的话语。

五条悟自然没有错过这一瞬的僵硬,却并没去戳穿她。

他确实懒得去追究那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在他看来那个谁死了只能怪他自己没本事,何况大少爷他什么时候还要负责管这些东西。他才没有兴趣去管一个男人的死活,还不如借着这个理由来瞧瞧的小姑娘有趣。

weinxin
咔嗒手办微信公众号
手办模玩独家信息,各类手办实拍图福利图,手办动漫周边爱好者集结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