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集 Memorial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GS2•7(霞之丘诗羽&冰堂美智留篇

  • A+
所属分类:手办热番

「这、这就是……伦理同学直接摸过的……」

「对啦对啦,想摸要付五百日圆喔~」

九月中旬,某间位于车站旁边的咖啡厅。

「……你都不排斥呢。」

「我是女校出身的啊~这种程度的肢体接触算家常便饭啦~」

「明明耳朵是处女,身体却很老实……不对,身体却进入倦怠期了呢。」

「……那样无论是订正前或者订正后,都一样没礼貌吧?」

在那里有个坐在窗边座位的黑长发美女把手伸到坐在自己对面,发型既卷又短的美女所穿的T恤底下,并且抚弄她的肌肤,呈现出十分奇怪而淫靡的光景。

重述一遍,九月中旬的星期日。离霞之丘家最近的车站旁的咖啡厅。

在那里,有这阵子跟各种截稿日展开激烈攻防,已经变成无魂空壳的小说家兼剧本写手──霞诗子(本名:霞之丘诗羽)。还有为了谱出配乐,必须等新剧本完成,目前正在享受闲暇时光的乐团主唱兼作曲家──mitchie(本名:冰堂美智留),各自带著如同其遭遇的慵懒表情,碰头于此。

「低潮期……?」

「他好像有一星期左右都完全没有进度喔,写剧本。」

「才一个星期根本没什么大不了啊。像我在筹措《纯情百帕》时,就比原本预定的迟了快半年……」

「啊~作家最喜欢卖弄的蜗牛效率,现在先搁到一边去好吗~」

于是,有所成就的这两个人,话题自然而然地集中在至今仍无成就的某个人……既是表亲阿伦,也是学弟伦理同学的男生身上。

倒不如说,这两个人聚在一起根本没其他话题可聊。

「话是那么说啦,阿伦怎么会突然变得效率低落了呢~明明前阵子我才陪他过了一整个晚上,帮他打气的说……」

「我先声明,曾跟他度过一夜的女性可是不胜枚举喔。只不过,都没有人跟他发展到最后就是了。」

「你自信满满地开口放箭,只会射回自己身上吧,学姊?」

顺带一提,这两人聊到那个男生,总是会将大字#品格或顾虑(小字#我想腥膻黄是不对的)全部拋开。

「然、然后,伦理同学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好好吃饭?有睡觉吗?他、他该不会还一边叫著『诗羽学姊~回来我身边啦啊啊啊~!』一边在床上打滚吧?」

「……先不管你那想得太美太恶心的妄想,既然这么担心,直接联络他问一声不就好了?」

「这、这个嘛……」

然而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霞之丘诗羽,尽管聊八卦聊得热络,她们的其中一边……大字#前阵子(小字#在第十集)才跟那个男生发生「许多事」的她不禁变得语塞,并且带著凝重的脸色低下头。

「不方便联络吗?之前我好像有听说喔~结果你跟他吵架了。」

「才不是吵架。只是,我们在创作的走向上有所冲突……」

「什么嘛~原来不是吵架喔,那就没……」

「正是因为这样……既然明白彼此的创作走向不同,我就无法给予他确实的建议。我已经,不是他的师父了。」

「唔哇,感觉好麻烦。」

「就是啊……我这个人很麻烦呢。」

那时候,诗羽没办法握住他伸来的手。不,她刻意不握。

会导致这样的结果,是因为她内心有多余的坚持?还是因为缺少必须的骨气?至今她仍想不出解答。

然而……

「……不、不过这种麻烦的性子,会不会反过来变成一种优势呢?你看,当我这样子烦恼,是不是就像『以往经历过风风雨雨,如今仍互相喜欢而令人惆怅的男女朋友』?你觉得像不像?」

「如果没有最后这一句,也许是挺像的啦……」

唉,应该说她本人仍存有余裕,还是那灰色的脑细胞开出了朵朵俏丽的小花呢……

※※※

「什……」

「呵呵呵~怎样?很催泪吧?阿伦哭得唏哩哗啦的喔~」

借来的笔记型电脑摊开在桌上,从中播放著动人的配乐。

那是事情聊得差不多以后,当诗羽准备离开店里而起身的瞬间,由美智留所安排的今天最大的惊喜。

那是美智留等人组成的「blessing software」正在研发的冬COMI新作《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暂定名称)》的研发版本。

顺带一提,场景则是年长型女角霞之丘诗羽(暂定)剧本的高潮戏码。

「不、不过,这是……」

然而,那跟诗羽所知的故事情节有一点不同……

「这一幕变得很不错对吧?靠我的配乐。」

因为那并不是她应该予以否定,内容无忧无虑,女主角过去的努力轻易就得到回报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霞之丘诗羽,让人觉得甜腻腻的剧情。

而是她想过「换成自己就会这么写」,然后讲给他听,无比接近于以女主角的坚强和气概为优先,剧情中带了一丝苦涩的那个版本。

「这……难道说,他重写了?」

「没有喔,据说先写好的是这个版本。可是,那家伙把这废弃了。」

「是吗……」

面对女主角活在那篇故事里所抱有的心境,诗羽终于察觉了。

不,她再次得以相信。

在他的心中,由自己……由霞诗子培育出来的剧本写手血脉,至今仍生生不息。

「对了,这是小加藤做的,我说要拿给学姊看,她就讲了满奇怪的话。」

「奇怪的话?」

「印象中她是说『想给学姊看,又好像不想』……那是什么意思啊?」

「……真是的,加藤最近越来越像个恩怨深厚的女人,令人讨厌。」

「不,我认为她被学姊这么说,可不会觉得甘愿喔。」

「也对……或许是吧,呵呵。」

所以,诗羽带著以往没有在美智留面前展现过的柔和神情,笑了出来。

那是在九月中旬的星期日。秋日和煦洒落的上午。

……恰好在同一时间,她们话题中的那个男生,正在跟不知道哪来的狐狸精……不,正在跟某个女生用Skype调情,而这一点,她们没有理由会晓得。

weinxin
咔嗒手办微信公众号
手办模玩独家信息,各类手办实拍图福利图,手办动漫周边爱好者集结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