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炼义/实义]永遠のために (52-尾声 end)

  • A+
所属分类:手办热番

[鬼灭之刃][炼义/实义]永遠のために (52-尾声 end)

52

梦中,是一片宁静的雪夜。

义勇觉得很奇妙,明明梦的外面仍是仲夏,而自己梦中的雪,却是那么真实。

他认出来了,这里是自己和炼狱一起下榻过的,雪中的紫藤花之家。他还记得房间里淡淡漂浮着的清甜味道和榻榻米的触感,而梦中的自己穿着的也不是战服和双色羽织,却是一身曾经穿过的,从炼狱那里借来的色无地缩缅羽织袴。

房间里没有烧炭火,通往覆盖着白雪的庭院的拉门打开了。随着一阵火车行驶的声音传来,然后有着黄红相间颜色头发,眉目俊朗的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穿着一身自己也曾见过的,绣着银线家纹的黑色和服正装。

“你来了。”义勇淡淡地说。

“唔……你一点都不激动吗?”男人在距离义勇大约半丈之外的位置坐下来,十分“炼狱”地高声笑道:“不愧是富冈你啊!”

“因为今天是盂兰盆节,而我……之前一直在想着你的事,还为你燃烧了麻枝,和不死川一起。”

“不死川啊……他是个很不错的家伙。”炼狱看上去也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如果是他的话,我也能放心了。”

“他是个孤独的人,和曾经的我一样。”

义勇想起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个男人为了捡来的雏鸟死去而感到悲伤表情,还有某次柱合会议之后的聚会上,他一个人在角落里默默喝茶吃点心而不跟任何人说话的模样。

那只是个温柔又寂寞的大男孩而已。

“但我现在已经不会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了,因为你。”义勇望着炼狱充满温暖的金红的眼睛。

“是吗!那就太好了!”炼狱哈哈大笑:“你变得会说话了啊!富冈!不过这么说来,我的愿望实现了!”

“原来你曾经有过这样的愿望吗?”炎柱除了和鬼杀队内大部分人一样有着猎尽天下之鬼的愿望以外,还有别的愿望啊。

“我希望你能被我拯救!”

“拯救?”

“我想把你从被自己困住的地方拉出来,我想拯救你的心——听起来像是有些自负是吗?但我当时真是这么想的。”

“原来是这样……我好像有点能够理解了。”义勇若有所思。

“是因为你也有了想要拯救的人吗?”炼狱温和地问道。

“谈不上拯救,但我希望那个人不会总是那么寂寞的样子。”他抬起头,直视坐在自己身前鬼灭之刃雪,却仿佛距自己隔着一个世界的男人说道,“我是因为你才会懂得这份心情的。”

“唔嗯!”炼狱睁着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说:“太好了,那实在是太好了!我现在对你一点遗憾都没有了!”

“可是我有!”义勇猛地发出了至今为止自己最大的声音:“我是个太过分的人,居然一直只是接受你带来的温暖,却从来没有对你说过……”

“不是的,富冈,哦不鬼灭之刃雪,义勇。”炼狱打断他的话,摇了摇头,“你说了的。

“你已经用你自己所有能够表达方式告诉了我。你的神情,你的动作,还有你吻我的时候。

“所以,我心满意足。”

“可是……”

“你不需要为了我根本不在意的事情纠结。你记得我说过的话吗?你做你自己就可以了,什么都不用改变。”

义勇觉得自己的面颊上不知何时已经变得一片湿润。

“可我还是很后悔,没有同你告别。”

“但我一点都不后悔。”炼狱豪爽地大笑着:“我保护了在那时我能够保护的所有人,威风凛凛地在日出之时逝去,尽到了一个身为鬼杀队炎柱、一个剑士所能尽到的最大责任,而且堂堂正正地战死沙场——再也没有比这更令人觉得宽慰的了。”

“还有,我爱上了值得我爱的人,而那个人也爱着我。所以无论是身为剑士,还是身为男人,我都没有任何觉得遗憾的事情!”

纸门外的雪光开始逐渐亮了起来。

“而且,还能像这样能再见你一面。”炼狱定定地看着义勇的脸:“我真的很幸运。”

义勇终于再也无法忍耐。

“我很想你……我非常思念你!和你在一起的这些时间,会成为我一生的宝藏,直到我也战死沙场,带入坟墓。”雪光越来越亮,他知道恋人很快就要再度离开了,不由得只能深深呼吸,才可以在无法控制的抽泣之间将话说完。

“别胡说了,你明明要长命百岁。”炼狱哈哈笑道:“你也好,炭治郎也好,还有其他队员,都会一直带着我的信念,好好活下去。”说到这里,他偏了偏头,扬起了剑眉:“不过你说的那些时间,也是我最珍视的东西呢!这点倒是和你一模一样。”

“是吗……”他几乎破涕为笑。

炼狱杏寿郎无论何时都是那么温柔可靠的男人。

自己最幸运的事,就是能够和他在一起。

雪光充溢了整个房间,男人的身影在冰凉的光线里变得越来越透明。

“义勇。”他留下最后的话语。

“一定要活下去,珍惜生命,活下去。”

“为了能够拥有每一刻的永远。”

梦里停驻的时间,终于又开始重新流动。

尾声

53

“昨天晚上……应该说是今天早上,我见到炼狱了。”吃完早餐,和不死川一起整理着行装,打算做归队准备的时候,义勇忽然出声说道。

“哈……啊?!”不死川险些被呛住,“在哪?”

“做梦的时候。”

“你有毛病吧。”男人面色发白,脸上的疤痕仿佛变得更加狰狞了,“玩我是吗?”

“我没有那个意思。”义勇沉声道:“毕竟是盂兰盆节,他只是来见我了而已——我还想要感谢你,陪我一起为他燃烧了麻枝。”自己正是在银发男人的激将之下,才会放下心中的桎梏,面对心中真实的想法。

“他还说到了你。”

“咳咳……怎么搞的,关我什么事!”不死川的脸色变得更白了。

“他说,你是个很不错的人。”至于后面那句,他就不太想说给对方知道了。

“……好吧。”风柱撇了撇嘴,“那他还说了什么?”

“他让我们都要好好好活下去。”

“哦……”不死川点点头,将目光落在自己挂在腰边的日轮刀上:“算是个美好的祝愿吧。”

走在寺院的回廊之上,义勇忽然又开了口。

“我也想像炼狱一样,不留任何遗憾地死去。”

“富冈义勇你怎么回事,让你说的话你不说,不该说的话随便乱说!”不死川磨着后槽牙:“我忍你很久了你知不知道!”

“所以,你现在想跟我打一架吗?”义勇看着他:“寺里应该有道场的。”

“……不打!你伤还没好!”

不死川别扭地表达温柔的方式,他已经渐渐能够明白了。

他是个内心温柔但被迫坚强,又很渴望被爱的人。

他经常口是心非,暴躁而直截了当,只是因为不会细腻的表达。

暴躁和冲动,都只是他的保护色而已,其实他是个相当细心又认真的男人,或者说是,大男孩。

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他不会再告诉他了,“请富冈义勇多同别人交谈”之后,自己为什么明明知道那只是他自己的想法,却没拆穿的目的。

他只是好奇,好奇那个人为什么会这么说,又会同自己说怎样的话。

或许从那时候起,自己就已经有了奇妙的感觉吧。

义勇在晨光中笑起来。

“天啊,你这家伙居然会笑!”不死川啧啧称奇,“看起来有点可怕。”

“是吗?但这是炼狱跟我说过的,让我多笑。”

“咦?”

“他还让我做自己。”

“……行,这点我姑且同意——虽然你做自己的话就说明之后一直都会是这么让人火大的样子了?”

“所以你也做自己吧,不死川。”

“哈?怎么又说到我……好吧,那我想找你打架的时候就可以随便打了?”

“可以。”

“想亲你的时候也可以随便亲?”他呵呵笑着,摇了摇头。

“也行。”

“哦……嗯?!”

我们谈天说地,欣赏美景。

我们能看见一望无际的蓝天,让整个世界匆匆路过。

我们能看见明媚的阳光,就像阳光会永远洒在我们的身上。

就像这一刻,可以持续到永远。

永遠のために·终

谢谢大家两个月来的陪伴!还有个本子特供的未公开番外,大概年后会有通贩的消息出来。

新文有思路了,想写现代背景的哨向AU,如果我有时间和精力的话,希望大家还能继续喜欢他们!

本宣照旧放在下面了,有兴趣的同好随意看看哈!

weinxin
咔嗒手办微信公众号
手办模玩独家信息,各类手办实拍图福利图,手办动漫周边爱好者集结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