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小圆】

  • A+
所属分类:手办热番

○焰个人

○整篇是我瞎编的,你们别当真啊

○只是从我的LOF上搬运过来而已,这篇首发日期是18年11月18号。

○为什么B站没有“短篇同人”的分区.jpg

晓美焰自那时起就明白了魔法少女的本质,「唯一的希望」,「唯一的」。

凡人都知道不能在同一棵树上吊死魔法少女小圆晓美焰,风雨过后是彩虹。

魔法少女不能。极少有魔法少女能像佐仓杏子那样豁达,大多数魔法少女在「唯一的」希望覆灭那一刻魔法少女小圆晓美焰,灵魂就已经变得浑浊不堪,自然没有再找寻别的希望的可能。

在许下愿望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魔法少女们要为此赌上自己的一切。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晓美焰的母亲将今天的早餐端了上来,是加了糖心蛋的三明治,上下点缀着嫩绿的新鲜生菜,中间看不见的地方应该夹了两片番茄,面包烤得恰到好处,很酥,但没到焦的程度。

待母亲落座后,晓美焰自然地吃了起来。

我开动了。

在轮回的某个周目中,十分巧合地遇见了仍在家中的母亲,各自出发之前一起吃个早餐,似乎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

难得的语调一致之后,是安静的大厅中沉默的咀嚼声。

“啊啦,不要紧吗?”

什么?

晓美焰想问,却在看见母亲手中缺失的红色部分了然。

她们错了。

拿错了。

“偶尔也要注意一下饮食均衡。”

但是也只能将错就错。

“时间过得真快啊。焰也变成不挑食的孩子了呢。”母亲感慨了一下,随即退而求其次地,往自己的面包片中加了番茄酱。

晓美焰感到诧异,既然有番茄酱这种东西存在为何还要执着于生番茄。

但她没有说。

或许是如今的她外在形象已然变得冰冷而坚硬,而非当初的由内而外的柔弱。

或许她的目标太过明确,其余诸事皆可不必在意。

或许在这无尽的轮回中,就连她自己都忘了她曾经的模样。

“噗……哈哈哈……”似乎该被确诊为番茄瘾的母亲在得到满足后突然兀自地笑了起来,“焰你啊,小时候可是会为了不吃番茄饿自己肚子的程度哦。”

“不过我有做过悄悄把番茄榨成汁,往你的面包上涂这种事哦。”

自爆卡车。

远近闻名的科学家却在如何喂自己孩子吃番茄这种小事上有独钟。

“番茄啊,那可是世界级的宝物。”

晓美焰依稀觉得这句话她似乎很久很久以前听过,可惜太久了,记忆中的人脸变得非常模糊,无论如何也无法跟现在这个对上号。

尽管她们就是同一个人。

弯成两个弧度的眉眼似在数落自家小时候不懂事的孩子,晓美焰看了一眼三明治中间带有自己牙印的浅红,大大地咬了一口以验证女人此前所说的“成长”,咀嚼,吞咽,拿起牛奶喝了一口。

或者该用更为古早的,更为懦弱的声音说点什么。

如果是那时的我,会说些什么呢。

如果不得不回答的话,要说些什么呢。

杯中的牛奶已经见底,残留的乳白色液体贪婪地覆盖着杯壁,晓美焰放下杯子,将剩余的三明治一并塞入口中。

“我吃饱了。”

“嗯嗯,碗碟就拜托了。”意识到自己话太多以至于吃得太慢的女科学家胡乱地往嘴里塞着加满了番茄酱的三明治,拿起椅背上的大衣以及沙发上的公文包往玄关走去。

最终她什么也没说。

晓美焰是时间外的人,她以自身灵魂为代价向恶魔许愿,获得了回溯时间的能力,相应地也承担了这能力所带来的副作用。

譬如性格变化,譬如成为魔法少女前的记忆变得模糊。

所有人的时间都在正常流动,唯独她在同一段时空中不断轮回,对于母亲而言这是短暂的别离,对于她而言此处一别,此去经年。

开端和结局也许大抵一样,但每一段轮回都会有微妙的不同。

而她最终的目的是改写结局。

这一切都是为了鹿目圆。

鹿目圆。

小圆。

“焰?”

母亲的一声呼唤将晓美焰从如何在丘比接近圆之前干掉它的沉思中拉了回来,而抬起眼的她不合时宜地看到了母亲嘴角沾的番茄。

“你倒是稍微注意点。”

晓美焰似有些嗔怪地从裙子里拿出手帕,向大门处的母亲递了过去。

“焰你啊,要不要跟妈妈一起去?”

两只手借手帕遮羞,晓美焰触到了对方暖热的指尖。

一起?

我……

这句话明显让一直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晓美焰愣了一下,在她抬起自己惊讶的脸之前,母亲先于她抽走了手帕。

“还想着,要不要这样提议一下呢。”

母亲在最大限度地避开口红的同时轻轻擦去嘴角的番茄酱。

“因为焰你今天看起来不太对劲嘛。”

你……察觉到了啊。

“果然还是有些紧张吗,去新的学校。”

“不过焰肯定没问题,是吧?”

母亲揽着晓美焰的头,在她的发上吻了一下,分开之后还煞有介事地举起拳头以资鼓励,平日里完全看不出是个经常要出远门考察的科学家。

晓美焰也显然不是会当逃兵的人。

更何况,她逃无可逃,押上这么多次的记忆,赌上与所有人错位的身份,她于世界是异端,世界于她是无物。

她只需要有小圆得救的那个世界。

放弃这一切就会死,晓美焰找不到足以替代小圆的希望。

哪怕是仍能察觉到自己异常的至亲,也变得模糊而不亲切。

哪怕是一路成长到现在的自己,也有诸多被自己遗忘的事,无论是从前的,亦或是单人旅途中的。

“逃跑”这件事,甚至不曾出现在她的考虑中。

她只需要小圆,与救小圆。

“我没问题。”

她淡然地回答,挥挥手与久未蒙面的母亲告别。

weinxin
咔嗒手办微信公众号
手办模玩独家信息,各类手办实拍图福利图,手办动漫周边爱好者集结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