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咒术回战]三人行

  • A+
所属分类:手办热番

擅自闯入仅认识数日的女子的房间,而且还态度嚣张的仿佛自己才是主人。

能做出这种倒打一耙的事情的人,浮石京子还是第一次见。

——两面宿傩,真是个无法用常识来断定的咒灵。

察觉到两面宿傩的入侵后,原本还躺在地上的浮石京子不情愿的站了起来,在身型变小之后,她身上的衣服就变成了累赘。

莫名变成小孩的浮石京子低头看着自己敞开的衣领,几缕黑色的发丝钻了进去,同时还蹭到了她的脖子,带来些许痒意。

由于体型的不合适,她的外衣已经掉到了地上,头发也长得有些碍事。

两面宿傩正在逐渐靠近她,明明五官和虎杖悠仁一模一样,脸上却是一副难以形容的恶人相。

浮石京子抬头看向笑得不怀好意的两面宿傩,感觉就是看到了恶人版本的虎杖悠仁——

眼睛有些难受。

不去关心两面宿傩眼底的疑惑,浮石京子一边抬手搓揉着自己的眼睛,一边收拢衣服跳到了空中。

“没想到能跳到这么高的地方,”踩在突然出现在空中的光球上,浮石京子伸手扯住自己往下滑的衣领,垂眸看向下方的两面宿傩,“观光费你打算出多少呢?”

在两面宿傩的注视下,原本黑暗的上空逐渐被一个个光球占据,场景重新恢复到了一开始的模样,就是女人变成了女孩。

不过无所谓,他追求的只是杀戮的快感,就算对方变成体型巨大的女人也行,他照样会动手……

“嗯?”

本来还在继续往前走的两面宿傩突然停下了脚步,他抬手摸向自己的脸,指尖传来湿漉漉的感觉,很熟悉,是血。

其实浮石京子现在也有和两面宿傩一样的想法,什么人都行,只要有合适的衣服。

乌黑的长发无风自动,刚才就是其中之一割伤了两面宿傩的脸。

不过浮石京子并不是故意的,毕竟现在她的注意力全部被对方的身上的衣服吸引过去了,那张脸她根本就没有去关注过——

“你、有一件好衣服呢。”

女孩的眼底闪过喜色,略显小巧的双手紧紧握住自己的头发,似是斟酌地说道:“可以改成不错的衣服。”

两面宿傩被气笑了,他随意地抹去脸颊上的血迹,手掌推开摆在面前,竖起食指然后轻轻勾了几下,挑衅道:“来吧,看我不把你弄成秃子。”

在场的两位都是咒灵,而且都在心底盘算着最糟糕的念头——

一个夺人衣,一个夺人发,究竟哪个更应该被社会谴责,还真的说不清楚。

不过在虎杖悠仁这里,最应该遭到社会谴责必须是面前的五条悟。

谁都无法拒绝五条悟,除非你能承受住一个奔三甜系男子的纠缠,同时具备着一定的实力以逃离现场。

十分可惜咒术回战摘下眼罩,还来不及认清社会险恶的虎杖悠仁目前并不具备任何一项条件,所以他现在也无法在对方的注视下摘下项链——

明明拒绝了咒术回战摘下眼罩,但这个价值千金的项链还是却被对方半强制性的戴了上去。

“我付不起钱,”虎杖悠仁咽了口口水,小心地不敢做出大幅度动作,他眼神幽怨的盯着笑眯眯的五条悟,继续说道:“这个你还是拿回去吧。”

靠在墙壁上的五条悟充耳未闻,他透过眼罩望向男孩怀里的骨灰罐,虽然之前对方被项链的价格吓到了,但还是在规定时间内收殓了自己至亲的遗骨。

虽然所处的空间不同,但毕竟是虎杖悠仁自身的内心世界,大致的时间流逝速度还是对的上的。

在浮石京子沉浸于变小和衣服不合身的烦恼中时,外界的五条悟重整旗鼓,在科普咒术界知识的同时还忽悠着虎杖悠仁戴上了项链。

被灌输了一大堆名词解释的虎杖悠仁已经知晓了大致的情况,如果他选择吃下所有手指后被执行死刑,这样就可以拯救很多人的性命。

这是正确的死亡吗?

虎杖悠仁低着头看着怀中的骨灰罐,白色而且冰冷,会有很多人因为他体内的咒灵变成这副模样,而他就是从犯,这种地狱的景象想想就可怕。

“那我吃下的另一个咒物,那个人会怎么样?”

虎杖悠仁一边问着自己早就想说的问题,一边抬步走向墙边,然后把怀里的骨灰罐稳稳地放在了平坦的地方。

他不怕死,却怕伤害到无辜的人。被做成咒物然后又被唤醒,最后再变相的死亡一次,那个笑着帮他的人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

五条悟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男孩,觉得有什么事情开始脱离了上层那群老头子的设想,而且正在往更加不受控的方向发展。

“悠仁君真是个好孩子呢,”趁虎杖悠仁还没有反应过来,玩心不泯的五条悟突然双手做出手枪的形状,食指则俏皮地对准自己,语气亲昵:“不过我可是最强,完全不用担心。”

没搞懂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要联系的虎杖悠仁疑惑地盯着面前的大人,他好像越来越看不清这个人的真面目了,相信他真的没问题吗?

“很过分呢,悠仁君,你的眼神。”

被质疑的五条悟淡淡地指出了对方过于明显的表情,然后抬手挑起自己的一撮头发,耐心地解释道:“只是一根头发,就算消失了但本身还是存在的。”

当然,前提是那个咒物还完好的存在——

有关浮氏巫女的记录很少,那根仅存的头发甚至还被某些高层觊觎,只不过碍于两面宿傩的危险性,一直都没有人敢去取出那根头发,然后就被虎杖悠仁截胡了。

对于五条悟说一半留一半的行为,虎杖悠仁觉得自己还是无法理解,但他还是试探性地开口:“也就是说还有其他头发的存在吗?”

应该是没有的,毕竟那群老头们找了很久也没找到类似的咒物,不过……

“她会指引你去找剩下的部分的,两面宿傩也是。”

“那我要吃了她吗?”

发现虎杖悠仁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五条悟低下头靠近对方的耳朵,轻笑着说道:“如果你有私心的话,还是吃了比较好,不然被其他人找到那就不太好了。”

“……知道了,”虎杖悠仁不确定长子的想法,如果可以面对面商量一下就好了,可他却不知道具体的做法,现在的他只能做一件事——

“那个你有带吗?”虎杖悠仁抬头询问一脸笑意的五条悟,做好觉悟只需要一瞬间,他一定要把两面宿傩彻底消除。

*

如果可以的话,浮石京子一定会用头发捂住虎杖悠仁的嘴巴,以阻止他吃下那根手指。

这样的话,她的头发就……

“居然真的切断了我的头发。”浮石京子双手抱住自己的脑袋,上面的头发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

虽然不清楚两面宿傩的厨艺如何,但浮石京子觉得对方的理发手艺真是差到没话说了。居然把她的长发剪得参差不齐,好过分!

相比起浮石京子的难以置信,两面宿傩的处境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确实成功割断了对方的头发,可是他的衣服也……

“杀了你,臭小鬼!”

两面宿傩恶狠狠的看着浮石京子手中的布条,源自于他的衣领,一切都说来话长——

他们的对决就是单纯的五五开,谁也奈何不了谁,而打破僵局的就是虎杖悠仁。

在几分钟前,浮石京子凭借着幼体的优势跳到了两面宿傩的背后,同时锁住了对方的脖子,而两面宿傩的斩击则在下一瞬就要击中浮石京子的脖子。

同一时间,做好心理准备的虎杖悠仁吞下了那根丑陋的手指。

两面宿傩力量的一瞬间爆发让在座的二人都没落得好下场,力道突然变强的斩击割断了浮石京子的头发,而为了躲避接下去的攻击,她直接选择了后撤却忘记松手,再然后……

“还给你。”

“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啊!”

头发变短也是有好处的,起码现在浮石京子逃得很快,她的身后紧跟着凶神恶煞的两面宿傩,似乎在杀了她之前都不想停下攻击。

即使在逃命,浮石京子的脑海里也依旧冒出奇怪的想法,她可能会再死一次,这次估计是被斩杀致死。

那她之前是怎么死的呢?

记忆的一角开始露出原样,那是舔舐着衣角的火焰,还有位于八百万神明末尾的男孩——

“去死吧。”

刀光闪过,然后她就死了……死了吗?

浮石京子轻轻一跃躲过来自身后的斩击,觉得自己的从前更加扑朔迷离了,最关键的是,她根本就记不得对方的名字和长相。

砰!

背后突然传来清脆的撞击声,同时一道刺眼的光出现在上空,轻易地就打断了浮石京子的回想。

或许人类的眼睛无法忍受这种强光,但作为非人类的浮石京子和两面宿傩却清楚地看到了光源的出处——

不知道为什么,那串被浮石京子扔掉的项链被两面宿傩的斩击给击中了!

“谁允许你弄坏它的?!”

明明毫无印象,浮石京子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气愤。她转身奔向远处的两面宿傩,在距离数米远的时候直接跳起然后踢向对方的脸。

在发现浮石京子攻向自己时,不再去关注强光的两面宿傩也做好了战斗准备,一脸跃跃欲试。

不过最后双方都没有如愿,因为那个屏障,它又回来了。

“……”

“……”

沉默,这次见面会,糟糕透顶。

weinxin
咔嗒手办微信公众号
手办模玩独家信息,各类手办实拍图福利图,手办动漫周边爱好者集结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