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37:物极必反,夏油还是黑了

  • A+
所属分类:手办热番

NixesUP没把剧情说全,搞到好像全是99的错一样

笑哭

[doge]

99的说只是一个诱因,主要原因是夏油感受不到希望。

先是越来越危险和艰辛的战斗,再是救回来的弱者的愚昧和盲目。在这个基础上夏油已经有杀非术士的想法了,但是一直以"没有意义"来麻痹自己,"没有意义"同时也是他劝五条的说辞。之后99的话只是对他这个想法的肯定,给了夏油一个所谓的"大义"。"既然杀人是有意义的,就没必要忍着不杀了"。

其实夏油之后也没有怎么乱杀人,更多的是保护被迫害的诅咒师。

所以不是什么99叫夏油去杀,是夏油自己想杀,99没有阻止而已[喜极而泣][doge]

(顺便一提99是东堂的引路人,不一定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她即便是这样也选择了这样的路)

摩纳哥包子感觉夏油这波反社会人格 全尼玛是九十九引出来 话说九十九不是为了心理疏导夏油吗 本来疏导就应该避免这种模糊抉择的方向 她可好带头冲锋。

__四斋蒸鹅心压抑到极致时,必须要有一个宣泄点,这个宣泄点要么是自己,要么是自己以外的人,夏油在经历了这么多后早就到了宣泄点,如果没有九十九和学弟这两件事,那么他很大概率会选择自尽,但是有了人引导后他选择了黑化对他人动手

几何突变夏油本质真的是很温柔的人了,灰原找他时感觉他精神处于摇摇欲坠的状态却还是装没事样,问到伴手礼会笑着说带些甜食吧悟喜欢吃。这种温柔到他变成诅咒师也没有变,把身边的伙伴当作家人,救出菜菜子和美美子之后还很照顾两个孩子(叛变那话可以看到菜菜子手上拿着玩偶,两个女孩也比关在笼子里气色好了很多),(第0卷)临死前遇到悟除了一开始寒暄打趣的两句话上来就是问“我的家人都怎么样了”。不同的可能是他还是咒术师的时候对一般人的态度是“为了大义我要守护弱者”,并用“大义”这个概念不断催眠自己,而叛离后的夏油更极端了,他不再用大义作借口,直接表达了对一般人的厌恶和鄙视。唉,怎么讲,挺喜欢夏油这个角色的……

花ひらか散つ夏油的黑化是必然的。保护弱者,拔除诅咒是他一直坚信的真理,是他身为咒术师的信念,但咒术界的腐朽和周遭的事情,让他一次又一次陷入自我否定,自己坚持的正义被一次次践踏,九十九的话压垮了夏油心里仅剩的一丝理性。他本可以成为男主角,贯彻信念,匡扶正义,只是世道不允,就像切嗣、金木。错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

大哭

年糕糕糕糕糕糕糕1我认为不光只有99的诱导,咒灵是人类负面情绪的集合,夏油收复了那么多咒灵,那么多负面情绪,他吃得消吗?肯定会形成产生邪念

把酒细听风夏油黑化其实就是绝望堆积和阴差阳错后的结果。

一、理子的死,那些普通人教徒(非术师)的做法其实已经给他心里埋下了钉子。甚尔应该也有一点影响。

二、五条越来越强了,两人分开执行任务,夏油独处的时间变多了。一个人独处就更容易胡思乱想。不像之前两个人一起还能打打闹闹相互安慰相互劝阻。

三、五条变强了还有一个影响。我认为夏油是不想被落下太多的。毕竟当初两个人是最强,现在五条是最强 。无关嫉妒,但是谁也不想和曾经并肩而行的好友差得那么多吧。他已经跟不上五条的脚步了。所以他会更努力吸收咒灵。但夏油吸收咒灵的方法本身也容易产生负面情绪,又没有人开解,心里的难受可想而知。

四、九十九的话给已经开始绝望的夏油带来了巨大冲击,他之前虽然觉得绝望,但没有想到有杀掉非咒术师这个可能。疯狂的想法就在九十九的话里萌生了。就像你所说的,刚开始他也怀疑这个想法,但是九十九却肯定了他。

五、灰原的死给了他深深的刺激。本来他就觉得没意义了。灰原鼓励了他,给了他一点希望。但是灰原却死了,带来更深的绝望。

六、两个小女孩既可以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可以说是让他下定决心走上不归路的催化剂。一直秉持强者就是为了保护弱者而存在这个理念的夏油,这时候却已经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强者到底谁才是弱者了。普通人泄露咒力产生咒灵,咒术师冒着生命危险去祓除,为此死的死伤的伤。结果这些普通人却在伤害还没成长起来的咒术师小女孩。这里让夏油觉得术师才是该被保护的一方。也就是术师才是弱势群体,是被普通人害的,所以普通人都该死。至此,夏油彻底踏上不归路。杀光了村民,更杀了自己的父母,不能回头了。

以上原因很难说哪个更重要,不断累积咒术回战在夏油,加上阴差阳错才造就了最后的结果。但凡少了一环可能结果就截然不同了。

胖豹介娘们不像个好人哪(指99)

小茗oO冷暖自知,每个人都会积累大量无法倾诉的苦楚,有的人能走出来,而心思更为敏感细腻的夏油杰走不出来,倘若认真观察,往往是生性善良的人更容易遇到不公和欺压,夏油杰的温柔换来的是普通人的恶意和诅咒,仅有照在他身上的光辉都被磨灭了,联想到骆驼祥子的崩坏,当感到他人都是地狱时,自己的那点温柔和善意也未免太悲凉了。人与人的悲喜并不相通,只感到吵闹罢了。

右撇子猛孩按理说99这波操作属实没让人看懂,说了一波不负责任的话然后潇洒离去,这波剧情确实迷惑。

SwaggySugarMan其实很多时候抑郁是没有出口,但是有的出口不能去,就算是当前唯一的出口,要继续忍耐承受,因为,那个出口没有原则,混乱至极。

Boki-Requiem夏油傑是被自己压倒的,悟与傑说,我们是最强的,傑也认为如是,将保护弱者作为自己的责任,然后傑被甚尔秒杀了,理子被杀,悟绝地重生,收下烂局,一年后“悟成为了最强”,傑日复一日的吞食咒灵,苦涩的夏天,悟成为最强,傑仿佛孤身一人。敬爱自己的灰原死了,因为猴子们而形成的咒灵,两姐妹被村民迫害,因为猴子,理子死了,因为愚昧无知的猴子,而傑却认为自己弱小,听从九十九的计策,选择简单的理想世界创造方法,开始杀害正常人

胡萝卜欧桑真人好像可以做到九十九的第二种猜想

半糖os原因大概是东野圭吾所说的。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mou枫九十九由基,罪恶之源[阴险]感觉像是幕后黑手

草原干锅花甲夏油,也算不上黑化吧(抛开滥杀无辜),就是一点一点绝望不断积累最终无法忍受咒术回战在夏油,有了新的理念,也可以说是转行?

小凉mi夏油责任感太强了,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暗示要保护他人,突然发现了一条可以解除巨大压力的办法,的确很难不动摇……只是和5t5的友谊太可惜了,就要这么走向尽头了

虚幻皇X夏油和明日方舟里的塔露拉差不多啊,本来都是无私奉献的好人,结果现实导致内心的黑暗不断堆积。最后夏油杀光了迫害无辜咒术师的村民黑化,塔露拉把害死无辜感染者的村民全杀了黑化。

均衡重于泰山其实也不全是夏油杰的错,他是被大势推着走的。普通人和咒术师的冲突是大势,他一直以为普通人是弱者,自己是强者要保护他们,但是不断的战斗让他很累了,觉得再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在心里上,他把自己想的也需要帮助,也变成了弱者。这让他对于需要他作为强者去保护的普通人产生了恨意,觉得没有他们就好了。

NixesUP没把剧情说全,搞到好像全是99的错一样

笑哭

[doge]

99的说只是一个诱因,主要原因是夏油感受不到希望。

先是越来越危险和艰辛的战斗,再是救回来的弱者的愚昧和盲目。在这个基础上夏油已经有杀非术士的想法了,但是一直以"没有意义"来麻痹自己,"没有意义"同时也是他劝五条的说辞。之后99的话只是对他这个想法的肯定,给了夏油一个所谓的"大义"。"既然杀人是有意义的,就没必要忍着不杀了"。

其实夏油之后也没有怎么乱杀人,更多的是保护被迫害的诅咒师。

所以不是什么99叫夏油去杀,是夏油自己想杀,99没有阻止而已[喜极而泣][doge]

(顺便一提99是东堂的引路人,不一定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她即便是这样也选择了这样的路)

摩纳哥包子感觉夏油这波反社会人格 全尼玛是九十九引出来 话说九十九不是为了心理疏导夏油吗 本来疏导就应该避免这种模糊抉择的方向 她可好带头冲锋。

__四斋蒸鹅心压抑到极致时,必须要有一个宣泄点,这个宣泄点要么是自己,要么是自己以外的人,夏油在经历了这么多后早就到了宣泄点,如果没有九十九和学弟这两件事,那么他很大概率会选择自尽,但是有了人引导后他选择了黑化对他人动手

几何突变夏油本质真的是很温柔的人了,灰原找他时感觉他精神处于摇摇欲坠的状态却还是装没事样,问到伴手礼会笑着说带些甜食吧悟喜欢吃。这种温柔到他变成诅咒师也没有变,把身边的伙伴当作家人,救出菜菜子和美美子之后还很照顾两个孩子(叛变那话可以看到菜菜子手上拿着玩偶,两个女孩也比关在笼子里气色好了很多),(第0卷)临死前遇到悟除了一开始寒暄打趣的两句话上来就是问“我的家人都怎么样了”。不同的可能是他还是咒术师的时候对一般人的态度是“为了大义我要守护弱者”,并用“大义”这个概念不断催眠自己,而叛离后的夏油更极端了,他不再用大义作借口,直接表达了对一般人的厌恶和鄙视。唉,怎么讲,挺喜欢夏油这个角色的……

花ひらか散つ夏油的黑化是必然的。保护弱者,拔除诅咒是他一直坚信的真理,是他身为咒术师的信念,但咒术界的腐朽和周遭的事情,让他一次又一次陷入自我否定,自己坚持的正义被一次次践踏,九十九的话压垮了夏油心里仅剩的一丝理性。他本可以成为男主角,贯彻信念,匡扶正义,只是世道不允,就像切嗣、金木。错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

大哭

天师张品漫话题参与:夏油究竟为什么会黑化?欢迎大家留言评论区参与,点赞最多的,天师将送上大会员一份以及飞吻一个,荧幕初吻,先到先得

weinxin
咔嗒手办微信公众号
手办模玩独家信息,各类手办实拍图福利图,手办动漫周边爱好者集结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