凸透镜还是凹透镜的喜欢

  • A+
所属分类:手办热番

总结一下夏五的公式书。

五条悟

年龄:28岁。生日:12月7日。身高大概超过190cm。

等级:特级咒术师

高专入学方式:血统

术式:无下限咒术

技能:术式反转「赫」,术式顺转「苍」,虚式「茈」,领域展开「无量空处」,反转术式。※有黑闪经验

喜欢的食物:甜食(为了动脑经常吃甜食)

讨厌的食物:酒精

兴趣·特技:无(几乎什么都行)

压力:上层纠缠

Q:请告诉我创作角色时的故事。

A:想要一个简单易懂的天花板型角色。

Q:请告诉我第一次见到夏油时的印象。

A:刘海。

Q:请告诉我在绘制时特别注意的地方。

A:从中途开始想认真地画成帅哥。

Q:学生时代说过“要为弱小的家伙们操心还真是累。”现在是怎么想的呢?

A:现在应该也觉得很累吧。

Q:在面对盘星教的人们时有过会说出“把这些家伙都杀了吧?现在的我大概不会有任何感觉。”这种程度的精神状态,现在已经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咒术回战摘眼罩,是因为成长了吗?

A:比起说是成长了,不如说是当时的五条将夏油的判断作为善恶的标准。

「他以夏油的判断作为善恶的判断指针」

Q:夏油成为诅咒师之后,没有乱来一通吗?

A:在那之后反而变得可靠起来了。

Q:五条家的其他亲属还都健在吗?

A:大概。

Q:一般学科的成绩好吗?

A:理科的成绩还挺好的吧…虽然说芥见的理科成绩也就那样…。

Q:老师也会教咒术以外的学科吗?

A:虽然是可以教的,但没有教师资格证。一般学科还是辅助监督在负责。

Q:睡眠时长是怎样的?

A:很短。

Q:对自己是帅哥这一点有自觉、会想要恋人吗?

A:不太能想象出五条对特定的女性展现出诚实的一面的样子。

Q:平时都会戴着眼罩,那还看得见吗?

A:六眼可以看作是“可以凭借咒力看得非常详尽的眼睛”。虽然遮住了眼睛但也能看到像高清的热感相机图像那样的东西。建筑物之类的没有咒力的东西,因为留有那之外的咒力残秽所以也能看到。相比之下,反而是不遮住眼睛的话,会因为需要新鲜的脑力来维持反转术式而更累一点。如果是普通人戴上了五条的墨镜,会发现眼前基本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Q:为什么听到甚尔提到“伏黑惠”之后就去见他了呢?

A:想要招纳优秀的人才。

Q:为什么会对乙骨和虎杖这样的问题儿伸出援手?

A:因为觉得只要很强就没问题了。

Q:为什么会教给虎杖打倒式神使的方法?

A:宿傩以前也稍微提到过,式神使是常见的存在。

Q:为什么会用名字称呼学生?

A: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用什么样的方式称呼别人是我这样的宅才会考虑的问题,五条是不会在意这种事情的。

夏油杰

享年:27岁(已纠正)。生日:2月3日。

等级:特级诅咒师

高专入学方式:被人才挖掘

术式:咒灵操术

使用的主要咒灵:极之番(漩涡),特级假想咒灵(化身玉藻前),虹龙,裂口女,其他

兴趣·特技:格斗技

喜欢的食物:笼屉荞麦面

讨厌的食物:没有

压力:吸收咒灵

Q:请告诉我们角色诞生的经过

A:想画一个思想走偏的人

Q:请告诉我们他名字的由来

A:夏油高原滑雪场

Q:夏油的人物设计上有什么拘泥的部分吗?

A:刘海

Q:夏油认识伊地知吗?

A:知道这个人,但是伊地知入学的时候夏油已经是很憔悴的时期了,没有什么交流。

Q:咒灵操术能够做到把咒灵重组,合体之类的事吗?

A:做是能做到,但是没有意义。强力的咒灵使用术式会更加难对付,所以从数量上压制会更强。这就是极之番“漩涡”。关于“漩涡”,其实有使用时可能产生的副产物……我近期会画出来的。

Q:在竹下通和美美子菜菜子一起吃可丽饼了吗?

A:被美美子菜菜子推荐的话会吃。夏油在脱离之后,衣食住尽量都在不涉及非术师的范围内完成。但是并不会强求家人也这样做。

Q:五条看上去很受欢迎,那夏油受女性欢迎吗?

A:夏油更受欢迎。

Q:吸收过的咒灵全部都记得吗?

A:全都记得。

Q:用来操控的假想怨灵和咒灵之类的,都是怎么找到的呢?

A:水曜Special那样的感觉。

Q:对非咒术师的猴子发言,是源于伏黑甚尔说的“我这种连咒术都不会用的猴子”吗?

A:没错。只不过那时候夏油睡着了,睡眠学习。

Q:伏黑甚尔死后,用来收纳武器的咒灵对他说的是什么?

A:应该是“妈妈”。

Q:高专时代和百鬼夜行的的时候,性格上有变化吗?

A:变了很多。因为从那之后一直在说服自己“我讨厌非术师”。

Q:涩谷事变中假夏油的手动了一下,夏油的意志留下了多少呢?

A:基本没了。就像蜻蜓掉了头还是会动几下那样。

Q:夏油死后,怎么做才能不让假夏油占据身体呢?(假设)

A:五条当场为他火葬。

Q:为什么不把额头上的伤痕治好呢?

A:那是“束缚”。正如你所想的那样,可以使用反转术式。

Q:脑袋里的“脑”就是本体吗?

A:脑是占据了夏油身体的诅咒师的肉体的一部分。因此,一般人也能够看得见。那是更换肉体的术式,就像大蛇丸那样。能够把自身的术式和占据的肉体本身的术式二者相结合的感觉。更换身体的时候之前那具身体的术式会消失,但他总有对策。

Q:咒灵们知道假夏油是占据了夏油身体的存在吗?

A:不知道。只是单纯认为是一个懂很多的诅咒师。但是胀相有点察觉……大概也是很久之后了吧。

Q:好像内心看不起组队的咒灵们的样子,咒灵们有感觉到吗?

A:大家半斤八两吧。毕竟都是商业关系。

Q:只要他想,是不是漏瑚和花御,真人也能被咒灵操术支配呢?

A:一对一的话。但是漏瑚和真人应该挺费劲的。

Q:没有想过要占据五条悟,伏黑甚尔之类的吗?

A:五条不可能。简单来说,杀不掉他。甚尔虽然不至于做不到,但是会担心更换身体的时候,甚尔的天与咒缚和脑花自己的术式冲突而起bug。就算占据了这两个人也没有什么意义。

最受异性欢迎的男女:夏油、三轮

已婚者:夜蛾正道(离婚1次)

酒豪:硝子、娜娜明

酒品差:歌姬、直毘人

下户(喝酒菜):五条悟

关于小林漫道的芥见下下访谈,只有夏五的部分。

jjxx:“但是原本其实可能是我改了第一人称的缘故,成为漫画家的时候,总感觉自己长大了一点,本来第一人称是【僕】,但是果然进入社会了用【私】比较好,这样宛如被夏油那样提醒换了人称一样,然后想着这样误会可不好啊,但是还是继续沉默了。”

小林:“所以才画了那一话啊!涉谷事变篇的那一段,自称【俺】再一次的回来了。”

jjxx:“啊!是呢果然自己……”

小林:“顺便一提,这个命名有什么含义吗?这个五条悟。”

jjxx:“啊这个五条他是从0卷就开始,说起这个相当后悔,与其说后悔,五条因为是菅原道真的子孙,考虑到这个,所以从他的子孙家系谱里找到了五条这个姓氏,然后就是因为我喜欢数字,汉数字之类的,因为很喜欢,那就五条吧这样,是,就决定是五条了。”

小林:“夏油杰,很多的事情,都与他卷在一起了呢。”

jjxx:“是的呢。”

小林:“从故事上来说,谜团上来说,过去是五条的亲友,也就是说,咒术师堕入黑暗变成诅咒师了,0卷的最后本来应该死亡了,最初大家应该都吓到了。”

jjxx:“www(可爱)。”

jjxx:“封印五条途中的时候,觉得他绝对会很碍事,我最开始就说过,五条太过于强大,就全部交给你(五条)就行了啊。”

小林:“这句话年轻时候的娜娜明也曾经说过一次呢,全部交给那个人不就行了吗?”

jjxx:“那里真的是,让娜娜明说出来太好了,必须要有人说出来的,就让他说出来吧。”

小林:“啊是这样呢,都交给他不好吗?”

小林:“顺便一提,夏油杰,这个名字的由来有吗?还是相当奇怪的名字呢。”

jjxx:“啊这是因为有个夏油高原滑雪场在岩手县。”

小林:“完全不知道这种事……夏油高原滑雪场?啊,就因为这个?geto,喜欢这样的发音,所以……”

jjxx:“是的呢,(nastu)夏(abura)油,这样不明觉厉的很喜欢,因为这个就很害羞的用了。”

小林:“写了一个非常让人觉得悲伤的故事呢。”

jjxx:“这个其实是最开始就想好的,原本护着非术师的夏油发生了改变,说着无所谓的五条也发生了改变,这种交错式的感觉,二人的变化,本来就是想要他们两个人有分歧的。”

小林:“这就是诅咒师,能不能说是诅咒堕呢?”

jjxx:“是这样呢。”

jjxx:“关于九相图战里对情绪一直上扬的速度的处理,幼鱼与逆罚里对吉野顺平的处理,每次都会有不少反省的部分,过去篇也是这样咒术回战摘眼罩,说的就是夏油,不是有水仙吗,从塑造方式上来说,就是幽游白书的那位,关于夏油就是这个。”

小林:“您是要自己这么说,要说水仙吗?”

jjxx:“幽游白书的水仙他的过去是被非常清楚地描写出来了,从和树相见开始,看上去就很危险很麻烦的魔女那样的,我看了以后觉得,那个非常棒且清晰地让大家也能理解水仙的心情。”

小林:“嘛,那确实,那个故事不用说少年漫画了都超过了青年漫画的水平了。”

jjxx:“就因为这样,所以我想我也慢慢试试看于是开始这么画了,我到现在也始终没能对夏油抱有对仙水一样的感情。”

小林:“没能放上去?”

jjxx:“夏油的心路历程没能让我觉得实在是没办法,所以我才通过九十九由基来道出了设定。”

小林:“那么我们就来看看九十九由基吧,那就是造就了现在涉谷情形的一场对话呢。”

jjxx:“内容就是从人类身上是会诞生咒灵但是咒术师身上是不会诞生的话题,这其实是一直以来都有的设定,如果夏油从自己角度来看,就像水仙那样,觉得就算讨厌人类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的话,那我这个时候就不会放出这个设定了,因为我觉得不放出也能让大家接受,只是因为我不能接受,所以把设定放了出来,用道理来让读者信服,结果还是留下了些许的遗憾。”

小林:“但是我觉得是不是能勉勉强强就在这里被阻止呢,也不是不行啊的这个表情,夏油本人是不是也被吓到了,这个诶的感觉,明明想着对方可能生气而说的话,如果能在这里打住的话就不会有现在的这个情况了。”

jjxx:“确实呢,这里是一个转折点。”

小林:“是转折点呢。”

小林:“三年的青春,这个规则是什么时候想到的呢?一分钟是那个人脑中的一分钟就行这个设定。”

jjxx:“最初开始我就想好了,只是要不要设定为一分钟我犹豫了很久,总感觉一分钟意外地(很短)觉得也不是做不到吧的感觉。”

小林:“是说诅咒们齐心协力,尽力去阻止的话是办得到的。”

jjxx:“就是起初还在一昼夜与一小时间摇摆不定,就是还在犹豫的时候觉得要么是一昼夜,要么是一小时。”

jjxx:“就是要这样不可能的感觉,打麻将的漏瑚的愤怒更能传达给读者,我是这么觉得的,但是大概时间短一点漏瑚也生气才更体现五条的逼格,所以最后就设定为一分钟了。”

小林:“你是谁,这种说法方式都回归了过去。”

jjxx:“这个果然是当初的有关第一人称的问题被解决了。”

小林:“老师觉得好极了吗?”

jjxx:“好极了这个……”

小林:“因为是很想画的地方吧,一想到就……”

jjxx:“不如说单纯觉得能快来真的太好了,终于五条不在了真好,真好真好。就和刚才说的一样,放这家伙一个人就好的状态如果持续下去就不得不每次都想为什么五条不在的原因了。”

小林:“去海外出差之类的,让他做了很多事呢。”

jjxx:“这真的超痛苦的,真的是太感谢现在这个状态了。”

小林漫道的情报:

★夏油的设定受到幽游白书的仙水的影响。

★五条和夏油在过去篇的分歧过程从最开始就有在考虑。

★老师自己不是很认可但还是制造了九十九和夏油的对话。

★“3年間の青い春”,纠结了封印五条悟的时间,最初有过花一昼夜的想法,最后变成了1分钟。

★独眼猫:“五条悟终于没了,哟西哟西哟西”

★哪怕把加茂宪伦做成夏油的芯子,真的也可以吗,熊其实也是迷惘过的。

总结广大铜仁女看见公式书后的看法:

◆五条悟的公式书,一眼看过去好多夏油杰。

◆五条悟的三页公式书有一页全是夏油杰。夏油杰的公式书基本上每页都有五条悟。

◆夏油杰死于2017年12月24日晚,享年27岁,所以他的生日是1990年2月3日。五条悟是1989年12月7日。

◆「鬼は外、福は内」“鬼出去,福进来”

夏油诞生在这个日子,家里人应该都很开心吧。“福进来”,是福进来。

太讽刺了。驱鬼之日诞生的小孩吸收鬼。进福之日诞生的小孩不幸福。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嗑cp,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微博一查,这五条悟的公式书没有翻译,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日语。我看不懂。便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三个字是“夏油杰”

◆“我翻开公式书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夏油杰’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夏五’。”

◆五:夏油杰的善恶观作为行动指南

夏:想杀就杀吧,你的选择都有意义

是5t5亲手杀死了他自己的意义啊

◆所以意思是,就算没有了自己的意志但是面对曾经的挚友还是会有肢体上的反应。

◆当初涉谷吵架那里五条悟是真心实意地说“没有意义”的?不是因为他觉得夏油杰会听意义论,而是他自己相信了意义论。

◆在最接近地狱的时候被他拉了一下,结果坠入地狱的人变成了他,什么叫镜面双生。

◆互相转换的两极,双生双克。

◆这俩人纯粹是错过了,夏觉得五无论何时都游刃有余,五觉得夏想法坚定不可动摇,实际上是游刃有余的最被影响,想法坚定的最易折断。

◆他们都以为对方不会为自己停留,殊不知唯一有机会改变对方的就是自己。

◆夏穿五条袈裟,幼五穿蜻蜓花纹的和服。

◆五条袈裟,蜻蜓和服,猫猫扑蜻蜓。

◆蜻蜓啊,凭借薄如蝉翼的翅膀飞行,然后被顽童的恶意拔掉了翅膀和头。

◆我一想到断了头的蜻蜓,脖子上深深的掐痕,好痛。

◆日本童谣,红蜻蜓的歌词

晚霞中的红蜻蜓,你在哪里啊,童年时代遇到你啊

晚霞中的红蜻蜓呀,你在哪里啊,停歇在那竹竿尖上,是那红蜻蜓。

◆即使身死魂灭,你的身体还爱他。

◆如果大脑down机了,还是一喊就回魂的话,那属于非条件反射,就像人被火烫到会缩手,简而言之就是,爱是本能。

◆蜻蜓那里发散一下,虽然jjxx盖章说了“基本无意识”,但是猫猫叫魂的时候可是直接冲着夏叫的。你到底是仍然相信他的灵魂存在还是笃定就算没有意识他的身体也会回应你呢。

◆当时五把夏当自己善恶的指针,那最后夏走前那句“你的选择都有意义”是不是双关了,一部分的意思是从此你的善恶观该由你来抉择了。“以后没有我能帮你选择善恶哪一边的份了,该你自己选了,你选什么都有意义”一边是自嘲一边是上面这种意思。

◆你们好爱彼此...虽握着绳子,但谁也不会勒紧,只会因为太爱彼此而松手。

◆那个可以代替他做决定的人走了,交给他第一件自己选择的决定是是否杀了他。

◆五会把自己善恶的开关交到夏手上,夏会把自己生命的决定权交给五。

◆五以为自己能喊到夏的灵魂,但其实是夏的本能反应,五真的是无理由相信夏,夏也无条件回应五。

◆五说夏凉面吃多了是因为他了解夏爱吃荞麦面。

◆再感叹一边,凉面那里真是太妙了。在夏爱好公布前都以为五这句话约等于多喝热水,但夏喜欢荞麦面就不一样了,五这句调侃太亲昵了,不是随口的关心而是猫猫真的在思考原因。之前还有太太说整个怀玉夏只说五爱甜的,他爱什么我们却一无所知,其实五告诉大家了但我们都没意识到。

◆不识日语的我望一眼公式书,要不是那是五条悟的脸,我还以为是夏油杰的公式书,你自己的公式书为啥都是夏油杰。

◆夏提五的次数跟五提夏的次数是一样的。

◆五条悟的资料第一页全是夏油杰,再仔细一看在配图里露脸的竟然也只有夏油,其他全是他的单人图。

◆是节分,立春的前一天,日本的撒豆日,撒豆子驱散百鬼的日子……怎么说呢,和拥有咒灵操术以及发动百鬼夜行的他还是挺合适的。

◆相处模式是年上,实际年龄是年下。

◆所以你的选择都有意义是夏给五走下去的一个最重要的支柱吗?以前的选择都是夏帮他做的,他也心安理得地依赖夏,但是新宿之后五就要被迫一个人做出选择。夏的那句话是不是还有另一层意思:你做怎样的选择都可以,我的命也是,你今后的人生也是。

◆姓名来自滑雪场谐音外道,他生於冬日的尾巴,死于冬季的平安夜,差了一点但沒等來他自己的春日,注定一生的始和末都将予白色相拥入眠。

◆看完公式书我只有一个感觉,夏油杰对五条悟来说非常、特别、极其重要。把对方对善恶的判断作为自己的行事标准,明明睡眠时间短到让学生误以为他不会睡觉,可他却会在很短的时间里梦到与夏油杰一起度过的三年,就像在涉谷时的短短一瞬,脑海里就涌现了三年青春。他脑子里每天处理的信息那么多,可他依然记得与夏油杰在一起的所有。为什么那么短的时间就能想起那么多?大概是经常回想的缘故吧。

◆小剧场里,五条悟说理想型是有着奇怪刘海看起来很乖的乖孩子,公式书里五条悟对夏油杰的第一印象是刘海。

◆夏油的刘海在夏五的部分被各que了一次,而三轮的部分完全没有提到刘海。

◆夏油是悟衡量这个世界的尺子,是约束与强大实力伴生的低下道德的绳子,是蒙住双眼也能得以看清世界的眼睛。因此,普天之下,古往今来,能让五条悟失神五分钟的,只有夏油杰的脸。

◆其实我有的时候想过,如果杰真的想让悟加入他这一边,只要他努力进行引导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他直到最后都在教悟自己去选择,他是悟的指针,但为悟指出的从来都是对悟来说有意义的选择,而不是对他有意义的选择。

◆我一定要大喊一句五条悟没有看错人。夏油杰不会利用五条悟,也不会精神操控他。五条悟可以放心地将自己的后背和信任托付给他,将选择托付给夏油杰。夏油杰没有愧对过这份信任。他要走了,去做不可挽回的事情,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教五条悟长大,把选择的权力交还给她。五条悟你没有看错人,你变成了特别特别好的大人。

◆高专时期的五条悟就像被夏油杰握在手里的刀,以夏油的意志为准绳。其他人应该也对此有所察觉,所以高层才会怀疑他们两人在勾结搞事情,可是夏油杰在离开时把刀放下了,他要五条悟直面自己的选择,走自己的路,而不是他的……夏油杰真的很温柔啊,在面对后来的家人时也是这样,从不用自己的观念去说服别人,不会强求其他人和他走同一条路,我都能想象出他对为迷茫的诅咒师加油,说“你不必跟随我,你可以选择自己的意义”。可大家还是愿意相信他,只是他走错了路,再也回不了家了。

◆不纯粹的善恶皆是苦痛啊,靠一直说服自己才能走在血路上的反派,下场只有被自己的善心害死。

◆夏的意识果然基本不剩什么了,但是五喊他居然也会像断了头的蜻蜓那样产生回应,这什么啊,是就算灵魂消亡,只要在这个世界上还剩下属于夏油杰的东西,那剩下的部分依然会认得你吗?不需要通过意识,甚至不需要活着。

我的发言:

简直磕疯了,jjxx杀疯了。

他好爱他,他也好爱他,他们好爱彼此。

铜仁女原本应该用显微镜磕糖,结果现在不用显微镜了,官方就差把他们是真的这几个字怼到脸上去了。

真的官逼同死,同不得不死。

所以这一波公式书,我还差了什么没有弄出来吗?还要不要加点?

weinxin
咔嗒手办微信公众号
手办模玩独家信息,各类手办实拍图福利图,手办动漫周边爱好者集结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