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镜中人 5

  • A+
所属分类:手办热番

两个人任性的结果就是一个被提过去训话,一个虽然在赶回来的侍女的催促下洗澡换衣、还喝了一大碗姜汤,还是出现了轻微的感冒症状。

本来铃木花子她们是不能这么随意地离开的,还是在加贺见清和的再三坚持下才难得意动,偷了个懒。新年的钟声刚敲过没多久,她们就赶了回来。所幸五条悟虽然一开始就知道该在的人一个个都没了踪影,却也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离开的。在加贺见清和找了借口,说是派她们去前院看看五条悟什么时候回来,只怕是错过了,五条悟才没有再计较。

也许他心里一清二楚,只是明白这大概是加贺见清和一手促成的,才没说什么。

加贺见清和只觉得可惜。虽然五条悟提前回来和她一起跨了年是让她很开心,但是以后应该再也没有机会在节日里让一直照顾自己的侍女们放松一下了。就算她没问题,姐姐们也不会再松口。

“真的没事吗?”

在五条悟回来后,被勒令好好休息的加贺见清和窝在被子里担心的看着他。

“能有什么事?”五条悟反问她,“他们也就觉得我这样有点丢五条家的脸而已,说两句就过去了。”

加贺见清和才不相信。

只是“说两句”的程度,怎么可能去了半天。

五条悟看她的眼神里还是怀疑,干脆伸出手把她的额发揉得一团乱。

“倒是你,是不是训练偷懒了。”他停手,又敲了她的脑门一下,“这就生病了。”

“我没有……”加贺见清和没有抵抗,只是默默在他结束自己的作弄以后把头发重新捋顺咒术回战五条物的过去,小声辩解道。

即使在天与咒缚的加持下,她在福利院的生活只是让她的身体表面瘦弱,并不至于真的体质亏损,但是不到一个月的训练并不能让她速成一副强健如五条悟的体魄。

五条悟也仅仅是调侃一下,毕竟加贺见清和训练的时候他也在旁边,不说看完全程,也是对她的努力程度有所掌握。

“清和。”五条悟毫无姿态地趴下来,通透的蓝眼以极近的距离注视着她:“你为什么要留在五条家?”

五条悟相信即使加贺见清和拒绝留在五条家,那群无聊至极的人也不会把她就这么扔回普通人的社会,而是找个合适的地方收养她。

看不见咒灵、没有咒力都没有关系,她大可以使用咒具。单论免疫咒力的能力就值得咒术界去培养她,只要体术修炼得足够,对付咒灵和诅咒师的话她可以一般咒术师更强。

“为什么不留在五条家呢?”加贺见清和没有丝毫困惑地回答他:“五条家可以让我变强呀。”

“五条家可是咒术界的御三家之一,”她拢了拢被子,回想着之前五条家人告诉她的信息,“我的运气已经很好了,五条家不可能把我送给禅院或者加茂家的不是吗。”

而且她还遇见了五条悟。

初次见面时虽然没有盛气凌人,但也算得上高高在上的少爷此时也会放下架子,来关心她了。说的话更多、语气也更亲近。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虽然没有告诉五条悟他想知道的事让她有点心虚,但是他们两个应该已经是“朋友”了吧?

“……那倒是。”五条悟觉得这个理由听上去相当充分,“不过也没有必要来当我的保护者吧?”

没这么看待过加贺见清和的五条悟想起这一茬,无端地觉得有点不快。

如果不是他的话,加贺见清和也会同意吗?

“嗯?有必要哦。”加贺见清和晃了晃右手食指,“五条家帮我变强,我帮他们保护悟,这样不是很合理吗?”

“变强对我来说很重要,悟对五条家来说很重要。”她笑得开心,“这样我就不用觉得亏欠五条家啦。”

“……”

五条悟感觉这不应该是当时的加贺见清和应该思考的问题。

所以其实是因为不想收下五条家的“恩情”,她才同意了这种如果有个万一就是一点后悔的机会都没有的要求?

“五条家安排的人都没办法拦住的坏人应该很少吧,我当时是这么想的。”像是猜到了五条悟心中所想,加贺见清和伸出手,搭在了五条悟不自觉握紧成拳的手上,“如果真的有那种人,不用咒力也可以轻松杀掉我。”

“我现在还很弱,只能拖延一点点时间吧。”

“不过要是这一点点时间有用的话,我也会很高兴的。”

五条悟松开拳头,握住了她的手。

“‘现在’的加贺见清和真的很想保护好五条悟。”女孩反握回去,“未来真的有这样一天的话,悟得跑快点儿了。”

她唯一的朋友要好好的活着才行。

“开什么玩笑。”

五条悟用空着的另一只手给加贺见清和的额头又来了一下。

他明白她的言下之意。

虽然一开始只是交易的条件,但是现在的加贺见清和是打心底里认可了这份“义务”。眼下的平静不代表全部,只要他还没有成为真正的“最强”,那就是一把悬于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加贺见清和,会因为他而死。

“我马上就要开始练习无下限术式了。”

“悟这么聪明,一定很快就能掌握的。”

“那当然,我可是最强的。”

“最强”灰溜溜地逃跑,让身边的人死了算怎么回事。

如五条悟所说的,很快就有了同样继承了无下限术式的五条家族人前来从旁进行指导。

虽然因为无下限术式的特殊性,没有“六眼”的辅助,一般的继承者很难进行计算精密的使用,但是还是有理论经验丰富的人存在的。

把无下限化的阿基里斯悖论里收敛的无穷级数带到现实——这是对无下限术式原理的诠释。

具体到术式来说,五条悟开始练习的术式一共有两个。

一个是中性的无下限咒术,[停止之力]。想要碰到五条悟的对象在近到一定的距离时就会被挡住,无法再向前一点。但是只是因为这个对象越靠近五条悟,移动的速度就越慢,到最后像停止了一般,从而仿佛形成了一道屏障一样来保护五条悟自己。

另一个是攻击性的咒术,[苍]。五条悟选中的点即为[苍]的中心,以这个中心形成的吸引力小到可以仅仅只是让敌人被迫移动,大到可以形成一个小型黑洞,来湮灭所有被卷入的存在。

即使五条悟拥有“六眼”,学习无下限术式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

比起往常的学习,使用术式让他的大脑达到了新的活跃顶峰。不得不保持异常清醒的头脑帮助他很快的掌握了无下限术式的基础,代价反馈在身体上就是他越发容易觉得疲惫。

不是肉体的疲惫,而是精神上消耗的太大了。

过度消耗的大脑向身体发出了休息的信号,但是还没有充分活动的身体虽然会屈服于最高指挥,却不会持续太久。

这就导致了五条悟的睡眠时间开始快速减少。

加贺见清和担心地询问他要不要适当放缓一下进度,却被他拒绝了。

结果就是加贺见清和也连带着缩短了自己的睡眠——她拜托了五条悟在自己醒过来的时候一定也要把她叫醒。五条悟当然是不同意的,可她说着一定要跟着他一起,要不然也会让其他人来叫她。

一开始加贺见清和还有点不习惯,训练的时候不停地打着哈欠,只是一旦收到五条悟让她去休息的信号,她就会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

持有天与咒缚的身体少睡一点也没关系的吧。

这么做的好处就是她可以借口自己困了,然后趁着休息时间拉着五条悟去小憩一会儿。

今天天气很好,两人在缘侧坐着“享受”着补给时间。

“悟……”加贺见清和捏着手里的八桥,颇有些痛苦地开口。

“会习惯的。”五条悟面无表情地把最后一口八桥塞进嘴里。

最开始只是因为糖是最直接供给人类能量的物质,为了弥补动用“六眼”的损耗,才开始准备点心。而到了现在,为了提供更多的能量让大脑思考,在五条悟的要求下咒术回战五条物的过去,这些点心的甜度已经翻倍了。

这就让加贺见清和有点受不了了。

她不讨厌甜食,但是这个度也实在有点太超过了。

坚持要和加贺见清和“同甘”的五条悟以要准备两种甜度的点心太麻烦了为理由拒绝了她想要保护自己味蕾的请求。

加贺见清和只能安慰自己最近的训练量增大了,确实应该多补充一点糖分。而且她也不能只让五条悟一个人来承受这份甜蜜的负担,她可是要做最好的朋友的。

“最强”的味蕾大概也是最强的。加贺见清和依然觉得有点难以下咽,五条悟却起码能平静地吃下去了。

“是修行啊。”她叹了口气。

好消息是五条悟再也不会把自己那份的点心分给她一部分了。

毕竟他比加贺见清和更需要补充糖分。

“有那么甜吗?”

五条悟伸手戳了戳加贺见清和皱成一团的脸。

“是悟的舌头已经麻木了吧。”

加贺见清和吐了吐舌头。

给五条悟提供的点心是没法挽回了,但是想起自己之前参与制作的羊羹,加贺见清和觉得还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其他时候提醒一下自己。

正常来说,甜食是不应该甜得让人产生一种仿佛有人在往嘴巴里面灌纯糖浆的错觉的。

weinxin
咔嗒手办微信公众号
手办模玩独家信息,各类手办实拍图福利图,手办动漫周边爱好者集结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