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五伏】少年啊,不必急于赴死 03

  • A+
所属分类:手办热番

不要转载

之前大眼那里写过的说明补一句,本文正剧向(✅),原作向(❎),重大事件会发生,但不会完全贴原作线。

——————————

03

学校第一回找伏黑惠的监护人面谈,发生在小学五年级寒假前夕。*

“伏黑先生,请坐,今天……”

“我姓五条,不姓伏黑。”五条悟扯过椅子,上半个人都压在椅背上,手指夹着张便条纸,晃晃悠悠,坐没坐相。“不是惠的老爸,也不是哥哥,教育小孩姑且可以做主。这是我的电话号码,需要的话您存着?”

“啊……啊,好的!”年轻的男老师不知为何手忙脚乱起来,不知道几分是由于同事们往这边好奇的打量,几分是因为五条悟。“五,五条,先生。是这样,伏黑同学的成绩和操行没有太大问题,今日找您,是因为有别的同学家长发现,伏黑同学好几次深夜在街上独自徘徊。虽然不便干涉您的教育方针,未成年的孩子屡屡发生这样的情况,还是会让人担心……”

“惠并不是独自在街上游荡。”

“……您的意思是?”

“我啊,现在在东京一间私立学校教书,数学啦天文啦小众文化什么的,有时也会指导下自家的小朋友。别人看不见我,并不等于我不存在。”

若不是隔着教师办公室大门,当场听见监护人如此避重就轻,两份真八分假地胡说八道,恐怕很难控制住表情。下回还是早些准备好“帐”吧。伏黑惠放下准备敲门的手,在走廊上叹了口气。

当然,以五条悟如今的事务繁忙程度,跑一趟同时做完几件事才够效率。津美纪所在的毕业班安排有长达一周的寒假集体活动,对五条悟彻底放心的少女很干脆地同意了对方接惠去他家住的提议。

“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愿意在我家短住,惠未免也太冷淡啦。”

“你一年到头在那间房子住的时间本来就很少。”接触日久,惠对监护人的日程安排心中有数。五条悟于本家大屋之外的东京私宅,设计风格与他本人很像。*名家出品,设计现代,颜色淡薄,在小细节处有些意外的趣致与情味。但要是里头全无居民,这空旷,冰冷的昂贵造物,就离人间太远了。

说起来它离这次惠分析出的任务执行地点倒是很近,隔着街道,树林与小河,直线距离还不到两公里。

“当天结束工作我会买好蛋糕在家,不会让独自出任务的惠感到寂寞的~~”

“谢谢,但不要奇形怪状的装饰。”两人的生日都在十二月,这给了五条悟借庆祝之名闹腾的绝好机会。去年险些烧了房子的喷火摩天轮蜡烛,伏黑惠想起来还直冒冷汗。

【五条先生有时蛮让人头疼的。可他若只想放纵玩耍,就不会找小学生过生日啦。】

【……也许他朋友很少,每年这时候刚好又都有事做。】

【真的吗?】

【……】津美纪都已经笑着察觉到的事情,嘴硬实在没意思。伏黑惠意识到,他和五条已经不再客气地互称“五条先生”和“惠君”了。

我希望惠日后变得强大,成为与我走在一起的战友。至少不要太早死,也不要被我拉下太远的地步。由期待而产生的亲近,其沉重并不亚于由恩情确立的未来。

家入硝子脱了鞋,玄关的融融暖意让她舒服地叹出声,“可冻死我了,后半夜多半得下雪。”

“你卷着棉被来我家也没问题。”五条接下扎着礼物缎带的酒,回头它多半还是会倒进硝子的肚里。

“不好意思咒术回战五条悟是不是老师,成熟社会人,比较要脸。你家小朋友不在?”

“出任务。”两年过去,厚厚的任务单终于只剩最后几页。最近这半年来,遇到惠可以独立完成的除灵任务,五条悟已经不会悄悄隐匿在“帐”外监控事态。

“真辛苦,我老家亲戚的孩子,这年纪还是什么都不懂的混小子呢。”家入接了东道主倒的热饮,把马克杯焐在手心,地毯柔软的绒毛隔着袜子安抚她脚底穿足一天高跟鞋的疲惫。这样舒适安逸的境况里,想起那还在寒风中搏命的孩子,不免教人生出怜爱的柔情。“喂,人脉广泛的超强咒术师五条悟,怎么想到让我给他找合适的升级推荐人?”

男人探出三个指头,“三个原因。一,他日后会频繁战斗;二,伏黑惠必须升级;三,我是五条悟。”世家大族的把戏,我可知道得够多了。五条冲家入抬抬眉毛,后者啧了一声。

少年抵达的时间刚刚好,前天登报的失踪少女躺在荒废的小型游乐场空地上,还没有沾染诅.咒。追捕对象则不见踪影。

他一定在这附近。这是伏黑惠在五条悟面前分析任务时,都非常确定的结论。至于在他分析过程中插科打诨的五条悟,笑眯眯的蓝眼睛里有没有欣慰的成分,惠没有想过。

贴在伏黑身后电线杆上的海报,忽然逆着风动了动,上面的小丑像魔术师玩“虚空中的绳索”把戏那样,从里面爬了出来。“还以为追过来的是传说中最强的那个五条悟呢。”

“那真是抱歉啊。”惠没有回头。随着小丑开口说话,早已断电的游乐场开始运转,旋转木马、摇摇车、摩天轮、小火车……在“帐”的遮蔽下,没有一位游客的乐园,音乐与欢声响彻天穹。

“完成今次任务,他就可以正式获得咒术师的级别,两年内成功踏上这条路,以后面对外来的压力,不至于离开我就无法自保。”

硝子咬着可可勺,像是完全没在听五条说话,目光只聚集在不锈钢勺柄顶端反射的一簇灯光上。“可是悟,对能力优秀的人来说,最可怕的不是外界有什么威.胁,而是自我的信条难以支撑自己走完预定的那条路。要是那时附近刚好有天才如太阳光芒万丈,低头就会看到很大片的影子,动物也好植物也好,是不能长久住在影子里的。”她整个人仰进沙发深处,噗地打开了带来的酒,“啊,预测错误,现在就下雪了。”

“传统的连环杀..手,并没有做到这一行的极致。纵然毁灭猎物的躯体,灵魂却无法回收利用。”小丑道。

“而诅咒师在这点上,就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前后摆动的大象摇摇车扭过金属制作的头部,节奏轻快的音乐变成老人的低语。卡通大象被刻意描画突出的眼睛在成排的哈哈镜内膨胀扭曲,眼白瞳孔遍布油漆年久失修开裂的细缝。

是咒灵……用人炼成的……男孩捏紧拳头。从案发至今三十二个月,如同月相循环般每29.5天出现一个受害者,他们全都在这里。

“这是我的战利品,也是我的士兵。”小丑玩着抛接球彻底爬出海报的边框。一颗球擦着惠的胳膊,撕掉半幅袖子,他才发现上面嵌了一副足够做牙膏广告的人齿。

“我凭自己努力得到的家人亲友!”木马中的独角兽领队挥舞尖锐的角,它的形状更像分割血肉的厨刀。

“我的艺术,我的爱情,我的奴仆!”环形轨道小火车驶过明亮路灯,座位似走马灯投下的每一条阴影齐声道,彩炮拉起,花色纸屑飞扬,爆米花机砰砰作响,气氛高涨,笑语满堂!

“啊,有趣。”

“多么有趣!”

“你要加入我们吗,漂亮的小朋友?”

“你的眼睛和皮肤多么衬一根耀眼的系绳!”

摩天轮点亮了所有的彩灯,灯光闪烁的节奏中,成群气球升至半空。它们每一只都是此起彼伏欢唱的人.头,彼此热络地碰撞,雪花在上面化了,就留下一道血红的湿痕。

小丑玩腻了球,从背后拔出成捆的小飞刀。两只玉犬被气球和木马团团围住,左冲右突,分身乏术。这男人比伏黑惠想象得强壮得多,仿佛一只手就能捏断他的脖子。“要怪就挂放出消息要干掉我的五条悟,他不该派你来。在把你也做成咒灵之前,留下哪一部分给他,会让他伤心地悼念自己的小跟班呢?”

诅咒师投出利刃,就在同时,作为目标的少年消失在面前。

啪——

啪——

啪——

灯光表演的探照灯射.出光柱,交织着横扫过夜空,白雪与欢腾中,从影子里化身出的怪鸟抓着伏黑惠的双肩咒术回战五条悟是不是老师,落在摩天轮顶上。

“我没有想过这种事,”少年说,“单是不要让他失望,我就已经做好竭力到死的准备了。”

“硝子,真喝多了就找间客房去睡吧。”五条悟好笑地伸手拉起在沙发上扭成诡异姿势,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老熟人。

“……蛋糕,不切啦?”

“我都吃了。”

“也不给小朋友留一块,瞧瞧你。”家入硝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难得面不改色。五条领着她离开客厅,经过连着玄关的前厅去房间,沿途逐个打开楼梯和走廊的灯,女医望着他银发的高大背影,前方始终浸没在黑暗里,后背总带来光,抽了抽鼻子,忽然有些想哭。

“悟……”

还没等对方回应,他们听见大门外隐约传来犬吠。

五条悟迅速打开门迎出去,家入硝子给猛灌进来的风雪吹了个激灵,顿时清醒不少。“怎么——”她咽下了剩下的半句话。

犬型的式神,在五条悟脚边慢慢解除术式消散。少年蜷缩在监护人怀里,雪化了流过他的身体,滴落的全是淡红的水。

*排年表真的是件麻烦事……无论工作还是写铜仁碰到都头痛就对了。反正故事线不完全按照原作走,五伏初次见面是夏天,年底生的惠惠姑且算他小一下。第一第二章之间跨度差不多有个一年半载(并看不出),即是禅院家是收完钱知道惠惠有狗勾而且被5t5带着四处围观小别致,才本着如果真的很强那也没办法自认走宝要是小子不走运也怪不到别人的心态来发布两年任务,我写完都觉得是不是把别人想得太机掰了……总之这样算一算,两年快结束的时候差不多是惠还没过生日的小五上学期。

*五条老..师私宅我脑补的参照物是图根哈特别墅,和老..师漫画里那把很贵的椅子是一个设计师,这座20世纪30年代的建筑到现在都非常时髦,大家可以去网上搜索一下它室内外的设计以及平面图。

weinxin
咔嗒手办微信公众号
手办模玩独家信息,各类手办实拍图福利图,手办动漫周边爱好者集结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