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为史莱姆)小说web版第十章第222话

  • A+
所属分类:手办热番

web版第十章 《天魔大战篇》 第222话 王都骚乱 -急转-

站起来的日向冷眼看着莱纳。

那眼瞳中一点温柔也看不见,充满了蔑视。

「日、日向大人————没事吗?这里就交给正幸大人吧,如何?」

尼古拉斯向日向搭话,但日向却没有回应。

听了尼古拉斯的话,日向仍不为所动。

日向的嘴角微微上扬。

那让人联想到以前的日向的、刻薄的笑容。

「没有任何问题。对……没有任何问题。全部、都跟预定的一样。」

正如对尼古拉斯所说的,日向明白了自己的想法是正确了,不禁自言自语嘟囔着。

事实上,就是如此。

日向相信着自己的推测,并将其实行着。

是的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维诺姆,日向连整个结果都预测到了。

也就是说,全都在日向掌控之中。

就连自己被莱纳折磨的事,也是在预定事象当中。

实际上最近,日向被强烈的即视感画面袭击过。

就像是一度体验过了的那样,有着确信感。自己确实看到了数秒后数分钟后的情景。

经过许多次的体验后,自己确信了那是不久的未来。

这回是幸运的————或许也不能这么说————自己被莱纳折磨以及被切断手脚的事都通过未来的光景看到了。

(不管怎么说,手脚被切断了恢复起来很困难,而被划伤脸也不怎么有趣呢!————)

这便是日向的感想。

脸部不自然的干净无伤,不是莱纳手下留情,而是日向自己回避掉了。

手脚方面,则在不会不自然的程度上承受了攻击伤害,尽量留下了筋脉被切断的程度。

这些那些,都是知晓了未来以后才能做出的事。

而且,日向的胜利条件并不是让民众们得知事实真相,而是保护好在教会避难的难民们,使其免受伤害。

在笨拙抵抗的场合,莱纳指挥骑士团们攻击教会,也是看到的未来之一。

(这是因为我的灵魂和库洛艾的灵魂连接在一起吗?我想这应该不是我的能力吧。)

日向以惊人程度的正确性将事实看破。

其实库洛艾与日向间还存在着小小的联系,库洛艾的能力显现出的断片化的未来记忆传给了日向。

但是这些事对日向来说怎样都好。

重要的是,如何将最善的结果带到现实中。

日向按照所预见的结果行动着,然后现在,在眼前的是自己所蔑视的对象————莱纳。

到现在为止狠狠地揍了自己的男人,对他没有丝毫同情。

「那么,是叫莱纳来着吧?你是想和我好好战斗吧?那么就如你所愿,认真地当你的对手吧!」

日向的脸上浮现出慈爱的微笑,看着莱纳。

但日向的眼瞳却是冰冷的。

「可、可恶!杀了你!杀了勇者。只要我是最强的,结果都一样。

还有知道这件事的人全都要杀掉!!」

其思考已经被狂气所侵蚀,莱纳大叫着。

然后架起剑,朝着日向冲去。

日向不慌不忙,架起了细剑。

现在与之前只是对方单方面折磨自己时不一样了,已经没有必要客气了。

面对莱纳的大轨迹斩击,日向毫不犹豫地踏步向前。

「咕啊啊啊————————!?」

莱纳大声惨叫。

由于激烈的痛楚,意识稍微冷静下来了。

(什么啊,这种痛楚到底是什么啊————)

感觉到了异常的痛楚,莱纳咬紧牙关。

自己所保有的技能『痛觉遮断』并没有发动效果,莱纳感到疑惑。

虽然并不是多大的伤害,但是疼痛感久久未消。

「噗呵呵呵。感觉到痛吗?再提高点叫声,让我好好欣赏吧!」

日向神情恍惚,妖艳地用舌头舔着嘴唇。

面对这样的日向,尼古拉斯和弗里茨送去了炽热的视线。

但果然只有莱纳德还是、

「————日向大人……。好不容易最近形象提高了,现在又全糟蹋了……」

像这样叹气着。

确实有点糟蹋形象,但还是会产生一部分狂热的粉丝吧。

那真的和日向的形象很合适。

让人联想到上位者捕食下位者的样子。

无视周围的各种反应,日向开始了对莱纳的追击。

面对仅仅是掠过就能造成激烈疼痛的攻击,莱纳只能是一味地防守着。

「你、你这家伙!真是卑鄙!!竟然对剑赋予魔法!!」

莱纳破口大骂。

但是,日向只是脸带微笑,丝毫不理会莱纳的话。

事实就是如此,无需否定。而且对自己的剑赋予魔法,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

这把剑是特质级(Unique)的魔法剑(Magic Sword)。

日向唯一的圣灵武装交给了库洛艾了,即使借来了以前量产型的精灵武装,也没有力量能将其完全发挥出来。

在这时候,利姆露给日向送来的就是这把细剑(Rapier)。

名曰,幻虹精剑(Phantom Pain)。

这剑拥有以前日向使用过的魔法剑也拥有的、被称为上位互换的性能。

七次攻击后能让对方即死的攻击『Dead End Rainbow』当然也能使用。

以前的剑的话,七次攻击就能破坏精神体(spiritual body)。

但是,利姆露给的这把剑是连星幽体(astral body)都能破坏的可怕的东西。

这本来是传说级(Legend)武具,为了让日向也能够使用而再调整过了。

(这是以前那把根本比不了的性能啊。这样的话,即使是现在力量减弱的我也能使用了。)

日向轻轻感叹着,因剑的性能而满足。

然后眯着眼,带着残忍的笑容面向莱纳。

现在,是第五次攻击莱纳了。

再来两发,让莱纳即死也是可能的,但这样就不好玩了。

而且,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剑也追加了能力。

「那么,就让我们结束吧。你那令人不快的脸,差不多也看腻了。」

一边向莱纳这样宣告着,日向一边架起了剑。

「啊,别小看人了,你个狐狸精!来啊,像你那样是打不赢我的!」

莱纳叫喊着,一边旋转着剑一边发出怪声。

「因为是女的,所以我才温柔地让你活着,别得寸进尺了————变成肉片吧!斩气烈冲波!」

莱纳魁梧的肉体进行高速旋转,其威力一丝不漏地传到剑上,用其冲击将对象撕成粉碎。

如果正面吃了这招,就会变成肉片吧,这便是莱纳的最强一击。

但是————

「太天真了,就这种程度————」

冷笑着的日向,轻松晃过了莱纳的一击。

那是日向的残像。

头上充血的莱纳,在最初的阶段就中了日向的陷阱。

「不,不可能!!」

「永别了。在三分钟内饱受永劫的痛苦,去死吧。六幻死痛覇(Dead End Pain)!!」

之前莱纳一直小看日向,不肯拿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自己的最强一击被对方轻松躲过便开始焦虑了,结果没能应对日向的攻击。

日向的一击确实贯穿了莱纳的心脏。

(这种程度!有了我的『身体回复ex』的话,就连心脏都可以再生————然后,绝饶不了你。绝对要杀了你,女狐狸精!)

莱纳戒告大意了的自己,发誓下次绝对要终结日向。

但是————

(蛤?为什么?为什么会痛……啊?)

莱纳想要发动能治愈伤害的『身体回复ex』,但能力无法发动。

而且,就连『痛觉遮断』『体调管理』这种身体控制系的技能效果也没有用。

「咕嘎呀啊哦哦哦————————————!!」

因为剧烈的疼痛,莱纳大叫着。

托『痛觉遮断』的福,久久没有感受过的疼痛,正激烈地袭向了莱纳,给予他痛苦与恐惧。

这便是,日向武器的能力之一。

第六次的攻击时,发动的『Dead End Pain』。

在封住了对方的能力后,并在三分钟内将对方的精神体破坏殆尽。

连发狂都不被允许,一边痛苦着、绝望着,一边慢慢等死,就是这么可怕的能力。

精神破坏了的痛楚是肉体上的痛楚所无法比拟的。

受到攻击的人,在三分钟内就像是在永劫的地狱当中吧。

「晚安咯,祝你好梦。」

日向就像哄莱纳睡觉一样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维诺姆,温柔地说着。

然后,满足地眺望着莱纳痛苦的样子。

(嘛,这样就好了吧,我受到的痛苦也万倍返还了)

满足的日向对莱纳失去了兴趣。

虽然那个痛苦不止万倍,但这对日向来说怎样都好。

总之,绝望的情况是被避免了。

这是比什么都重要的。

-----

在地面翻滚着的莱纳,大声绝叫着。

但是,谁也没有出手去帮助他。

被莱纳煽动了的王子和士兵们,都正确的理解了现状,得出了正确的判断。

在民众的英雄勇者正幸的登场后,民意完全弃莱纳而去。

并且王子的自白是决定性的。

护卫骑士们有着保护王族的义务,但是没有保护弑王之人的义务。

在这里,再也没有向艾尔利克王子发誓忠诚的人了。

同样,团长莱纳有没有正义是一目了然的。

「我、我们该怎么办呢……?」

骑士和士兵们动摇了。

看着这群人,正幸想着机会来了,于是站了出来。

「大家!什么事正确的,什么事错误的。在这光景下一目了然了。

贤明的大家的话,不用我说都注意到答案了吧————不管怎样,希望大家能相信这份答案。我也相信着大家。」

其实,正幸自己还在迷惑当中。

展开太快了,脑子还跟不上现实。

但是,现在是诱导在场民众的最好时机,自己的直感告诉了自己。

所以当机立断,用着一些暧昧的言语诱导着民众。

(真是完美啊。这样的话,即使弄错了,也不关我什么事了)

正幸在内心里自卖自夸着。

「哦哦哦~正幸大人如此信任我等……」

「我等究竟都干了些什么啊!!」

「为了回应正幸大人的期望的话————」

伴随着正幸的言语,骑士们丢掉了手中的剑们全体跪下。

然后,表示对正幸没有敌意。

看到那样的骑士,民众们都安心下来了。

并且————

「勇者大人将问题解决了的样子……」

「王子将王给……」

「但是,我们有勇者正幸大人在啊!」

「幕后黑手是骑士团长莱纳!!」

「然后日向大人她……」

「但是,就我看,让日向大人脱离险境的是正幸大人啊!?」

「真不愧是勇者大人!!」

于是乎,自然地正幸的功劳增加了。

而且被人们传播开来。

『正~幸、正~幸!!』

像这样一如既往的大声援的产生,没有花多少时间。

一边挥手,一边脸颊抽搐的正幸回应着民众。

其实心里在泪目。

但这也是常有的事了。

-----

等着现场安静下来后,日向走上前。

递出了右手、

「受您照顾了。」

向正幸请求握手。

近看日向那美丽的容颜,正幸感到紧张了。

虽然魔物之国(特恩佩斯特)也有很多美女,但是日向的美貌又与那些有不一样的魅力。

慌慌张张擦着手,为了应和日向的要求,正幸走上前去。

但是————

因为看日向看呆了,勇者正幸被脚下的石子给绊倒了。

结果……

右手上传来姆妞的柔软感。

并且,脸上感觉到了干爽舒适的头发的触感。

脑袋里充斥着刺激鼻子的甘甜香气。

(这,究竟是怎么了……)

因为,太过突然,正幸一瞬间没看清现实。

(但是,这个右手的触感,就像是上等的抱枕一样的感觉,这难道说是……!)

就是那样。

摔倒了的正幸就那样把日向给推到了。

并且,从容地用右手揉了日向丰满的胸部。

就是这种程度的,幸运色狼。

但是,想到这结果是很可怕的正幸感到了恐惧。

正幸脸青着想爬起来找借口时————

(咦?刚才那是……)

正幸发现自己头上有什么通过了。

后脑部感受到了冲击波。

(这是,不知从哪来的狙击吗。)

但是这个和正幸的想象略有不同。

正幸所感觉到的不是攻击本身,而是延迟到来的冲击波。

也就是说,攻击本体在正幸倒下的那一瞬间飞过了。

如果正幸没有摔跤的话,那么生命也就被收割了吧。

「切。竟然将我暗杀的必击(Assassination)给回避!?」

伴随着惊愕的声音,一个人出现在了正幸他们面前。

穿着黑色的圣服,长着纯白翅膀的男人。

惩罚的七天使(Executioners)首席————亚里欧斯。

看到陌生的男子出现,困惑着的正幸一点也没跟上情况。

但是,作为正幸护卫的威诺姆立即采取了对应行动。

「干得好,真不愧是正幸。我虽然也警戒了,真不好意思!

那家伙的反应没有掌握住,但正幸你注意到了,干得漂亮。」

边说着那样的事,威诺姆站到了正幸面前。

听了这些话的正幸,虽然脸色煞白但还是故作淡定。

事实上,威诺姆作为正幸的护卫一直警戒着周围的情况。

虽然并没有大意,但一个敌人都没感觉到。也就是说眼前的男人是个危险人物。

「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如果你想对正幸出手的话,我就先来做你的对手。可以吧,正幸?」

「诶?啊,是————」

正幸不禁点了点头。

本来正幸就觉得自己当那个人的对手什么的简直在开玩笑。

有人代替自己的话,就没有拒绝的理由。

而且,在正幸还在混乱时,传来了可靠的声音。

「正幸哥哥,我们也会上的,就让你看看我们的成长吧!」

「正幸先生看着的话,我们也就安心了!」

「葛格,要看着爱丽丝们的活跃哦!」

面对这这样的孩子们,该怎样回答呢,正幸烦恼着。

孩子们参战,自己在旁参观,怎么说也不大好吧。

(但事实上孩子们比我强多了……这也是没办法的!)

结果,还是只能就这样接受了。

「那么,你想摸我的胸部摸到什么时候?」

听到这些话的正幸,马上跳了起来。

「对、对不起。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本来想要想个好借口的,但被日向打断了。

「不,我知道。我反而应该要向你道谢。那个男人狙击的对象大概是我吧?」

这么说着,日向向正幸低头道谢了。

(哎呀,瞄准什么的……我连到底是什么,发生了什么鬼,都还完全不了解啊……)

虽然想这样说,但如果说出去等着正幸的也就只有被毁灭了吧,于是正幸选择了沉默。

实际上亚里欧斯的目标的确是日向。

理由只有一个。

她是优树以前在意过的人。

虽然事到如今怎样都好,但无论如何就是很在意。

本来就是微不足道的人物,想着快点除掉就好了。

但得知了莱纳他们的计划,就想看准时机暗杀掉日向的。

既然维鲁达宣言不侵犯王都了,自己也尽量不想插手。

但是,莱纳失败了。

因此,想着一瞬间结束暗杀,并撤退的。

但是,失败了。

因为正幸的强运,在关键时刻亚里欧斯的计划被破坏了。

「那就没办法了。不好意思,全员都去死吧。」

「别做梦了!我可是很强的!而且这边还有正幸在啊!」

面对亚里欧斯的宣言,威诺姆无畏地回应着。

然后,静静地战斗开始了。

weinxin
咔嗒手办微信公众号
手办模玩独家信息,各类手办实拍图福利图,手办动漫周边爱好者集结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