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乙女】在我死的那一天 #虎杖悠仁 #伏黑惠 #五条悟

  • A+
所属分类:手办热番

by/ 一颗甜芋圆

*虎/五/惠#咒术回战乙女向

*be注意⚠️

*祝看的开心?

———————————_

花店里艳红的玫瑰,朝气的向日葵,温柔的郁金香都沾着透亮的水珠。

你中了诅咒,一天后即化为一滩血水。

如若被他人知晓,即刻死亡。

———————————_

|虎杖悠仁|

-上午-

今日是约好约会的日子,你化着精细的妆容,穿着细心搭配好的服饰坐在原宿车站外的栏杆那里等着虎杖。

许多路人向你搭讪,换作往常你会因为害怕因为害羞或者因为高傲无视掉,但是今天,你都回以温柔的微笑拒绝掉,虽然其中也有死缠烂打者,但你给他看手机屏幕上你和虎杖悠仁的亲密照片后,对方也就作罢了。

慢,好慢啊,慢死了。

你心不在焉地刷着手机,眼睛却不停的瞟向时间。

怎么这么慢。

你细数着流逝掉的时间有些惋惜,你想着这一天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尽可能的和虎杖待在一起啊。

你盯着屏幕的双眼有些模糊,但都被你忍了下去,今天的约会,你要最开心的度过!

没过多久,一批新涌出来的人群里,你看见了他那颗肉粉色的脑袋。瞬间狂喜,你逆着人流,不顾阻力,直接搂住虎杖的脖子来了个拥抱,这让虎杖措手不及,淡淡的红晕浮上脸,但他还是小心拥护着你把你带离人多的地方。

你抬头的一瞬挂着灿烂的微笑,毫不害羞的问:

【我好看吗?】

虎杖虽然微红着脸,却也毫不吝啬地答:

【嗯!超好看!】

-中午-

东京是很好逛的,但到了原宿,就不得不去表参道了,你将你做任务攒下来的钱全部去买了你以前没舍得买的奢侈品,顺便还给虎杖买了很多,他能用得上的用不上的,你想,总有一样,他未来的某一天拿起,能让他回忆你。

虎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一个劲惊恐拒绝,甚至当着笑容灿烂的销售们觉得有些面子抹不开,但你还是乐此不彼,把他当成人行芭比一样,买了很多给他。

【算了,看你也挺开心的。】

虎杖想,他无法拒绝,就只能接受,出体力是他唯一能干的,帮你拎着大包小裹时,还在心里默算自己还要存下多少积蓄回给你礼物。

午饭倒是吃得便宜,可能是在此之前你吃了好几份可丽饼的原因,有的你都吃掉了,有的你咬了几口就给虎杖,因此连带着虎杖都吃得饱饱的。

但你还是在餐厅点了很多,虎杖都有些担忧的看着你,问你没什么事吧,但你用鼓囊囊的嘴和因食物而闪亮的大眼睛,蒙混过关了。

接着,撑得瘫在座椅上的二位,休息了好半天,才结账走出了餐厅。

去下一个目标,猫头鹰咖啡。

-晚上-

一天下来,一个极为普通的情侣约会就这么结束了,最后走着走着,走到了代代木公园。

天色已暗,代代木公园十分幽静,你们慢慢散着步,因为虎杖的双手都是购物袋而无法牵手,最后你随便找了个长椅坐下,等虎杖的双手解放,你马上凑过去与他十指紧扣。

虎杖不是那么扭捏的人,却还是因为你今天的主动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怎么了吗?】

你看着他认真的愣头愣脑的样子,笑了起来,直接凑近他的脸:

【没有啊,就是想和虎杖君多呆一会,哪怕一秒也好。】

你望着他的双眸,极其认真,却又给虎杖搞的愣了一下。今天的你,摒弃了所有的害羞与矜持,为的只是留一个甜甜的回忆。

【亲我。】

你看着虎杖对他说。

你还特地又凑了点过去,确认虎杖能感受到你的温度你的气息,你坚定地看着他,等着他的吻落下。

哪怕虎杖悠仁再怎么天然直球,还是禁不住你这么赤裸的邀请,他紧张的看了下四周,确定没有人之后,才在你的嘴唇上啄了一下,然后与你拉开距离,有些紧张的看着你的反应。

你内心是十分害羞的,你甚至感觉得到你的脸已经通红,但是还不够,你贪婪的想。

【不是这样的。】

你忍下过于激动的心情,装作很淡定的样子,再说完这句话,立马附上了虎杖悠仁的嘴唇,伸进他的领域,勾引了一下他的舌头。

而后,你们进行了一个略显青涩又充满心跳的吻。

回去的路上,你们都明显有着好心情,路过花店,你看着一捧娇艳欲滴的玫瑰,指着它说:

【悠仁买给我吧。】

野蔷薇总说现在送花送玫瑰俗气,可你就是被这簇艳红的花朵夺了眼,什么俗气不俗气的,你只想享受跟虎杖悠仁作为恋人的一天。

如这花朵般,热情的一天。

到了宿舍,你依旧恋恋不舍,牵着他的手还在门口说了一个小时的话,就在虎杖都想劝你该睡觉的时候,你比任何人都敏感这个时间。

【那晚安啦!悠仁。】

【嗯,明天见!】

虎杖说出了平时的道别语,只是和平时不同的是,你没有回复他。

—————————第二天————————

当人们打开你的房间时,并没有发现你,只有洁白的床单上沾着大片血迹,一直流向地板。在这滩有些发了黑的血迹中,散落着鲜红的花瓣和数支玫瑰。

你用昨日仅剩的时间写得告白信被人们发现,伏黑和野蔷薇想阻止虎杖悠仁进入你的房间可是都被他挡下了。

在看见你房间的那一刻,虎杖悠仁的大脑一片空白。

而后,虎杖悠仁郁郁寡欢,欠席一周。

|五条悟|

-上午-

在他上班的路上,你依然跟着他屁股后面,他哼着歌,依然没管你。

今天太阳好大,蝉鸣刺耳,可你却阴沉着脸,不知道他注没注意到。

【喂,五条悟。】

你头一次叫他全名。

【嗯?】

他随口答应,你听不出喜怒。

【恭喜你啊,我不会再喜欢你了。】

你阴沉着脸,用着不善的语气。

……

对方没有回应。

【累了。】

你自顾自说下去。

【不想再喜欢你了。】

你停住脚步,看见身前的五条悟走出几米后也停了下来,然后他慢慢转身:

【好哦。】

没有情感起伏的一句话,却让你破防了,豆大的眼泪顿时流了出来,你用着卑微的语气,似乎是恳求似乎在耍赖,更似乎破罐子破摔地说:

【都这样了你就不能让我牵牵你的手么!】

你生气,难过,后悔,不服,认识五条悟这么久,你都没碰过他一根头发,准确来讲,是他都没让你碰过他一根头发。

透过模糊的视线,你看见五条悟的表情,他天生微翘的嘴角,不知道是真的在皮笑肉不笑,还是在无表情看着你哭。

反正无论哪个,都让你哭得更厉害了。

-中午-

由于白天的阴郁,哪怕是在午休都没让你好受一点,戳着便当,你开始反省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看上五条悟的。

第一,肯定不是帅气,你们初见的那天,他缠着比现在还难看的绷带,不知道的都以为他刚做完眼摘除手术。

第二,肯定不是他有钱,虽然你早就得知五条悟出生于古老家族时肯定他是个富二代,但是某天你悄悄瞟过他的手里的银行存折时才发现你把他想得太穷了。

第三,肯定不是他性格。

……..?

你想起了刚见面的时候,五条悟一口轻佻又无厘头的行为。着实被狠狠地逗笑了。

你来到东京打拼,虽然辅助监督在哪都一样,但你还是想要体会都市的生活。

现实就是,都市的快节奏和被现实磨得冷漠的人们让你不断的抑郁寡欢,甚至本就开朗的自己也像是要被剥夺情感一般。

是工作吧?五条悟带着他的学生来工作,你面无表情的设下【帐】,看着这些小孩与其说是来工作,不如说就是被五条悟带来涨经验的吧。

【那么就由我来送您到那些大人那里。】

看着孩子们进入帐中,你的工作还未结束,下意识叹了一口气后,你心累的对他说。

【啊,如果可以真不想去那帮老无赖那里呀,把车破坏掉吧?】

你闭上眼睛,耐下烦躁。

【我会困扰的,五条先生。】

【你。】

他弯腰看了看你。

【你是替那些老家伙做事的吧?脸上有卡粉哦。】

你正眼敲着他,总是勾起的嘴角透露出轻佻与自信,仿佛在等着你火冒三丈。明明被帐覆盖后天空是灰蒙蒙的,可你与五条此时却身处帐外,晴空万里,再配上五条的笑容,让你觉得他也是个爽朗的人嘛。

虽然哪里多多少少有些问题,但,你还是站在他面前,因为他那句失礼的话哈哈大笑出来。

【好!把车破坏掉吧咒术回战五条悟死了没,放了那些压榨我的人的鸽子,找某个凉爽的地方舒服的等待学生回来吧!】

你能感觉五条悟一瞬间的面无表情,是思考的意味,可也就一瞬,他就恢复了往常。

【不错嘛,虽然憔悴又卡粉,但笑容和主意还不赖。】

眼睛虽然蒙上了,但你感觉得到五条悟对你的赞赏。

那之后不知道自己没被裁员到底是因为行业紧缺还是五条替自己收拾的残局,但你清楚的记得那天烈日下疯狂的蝉鸣,你和五条悟在坐在老式甜品屋的红伞下,你自顾自讲了两年份的笑话把自己逗得睁不开眼。

五条悟是什么表情你不知道,只是记得余光看见,旁边的向日葵花田,也没有很刺眼嘛。

-晚上-

你有工作安排,他也有。

你撞向方向盘狠狠发泄,为什么是这个样子!果然有缘无份?!

那为何当初五条悟要跟自己讲话。老老实实的去见上级,也许他们之间什么都不会有。自己还是逐渐冷漠无情的打工人,五条悟还是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世界最强。

如果自己没有动心….

你眼泪砸下来,砸到方向盘,低落到脚垫,可笑的是,你竟然看见了几片瓜子壳,你头一歪,才发现五条悟磕满了整个垃圾盒。

你笑了,与此同时,哭得更厉害了。

那日,你指着那一片花田对五条悟说:【你知道葵花籽是能吃的么。】

【哈?你在瞧不起我么。】

【不,我的意思是人也可以吃。】

五条吸着冰棒:

【那是仓鼠才吃的吧,你是仓鼠吗?】

那时你因为觉得仓鼠很可爱,所以觉得是五条悟在夸你。

现在看来,真正少一根筋的是自己才对吧。

自顾自的心动自顾自的追求,全都是因为五条悟的不经意和无厘头,其实他对谁都是这样的。

吧。

完成任务已经将近凌晨了,你知道时间不多了,五条悟明天才回来。你打开手机备忘录写下前因后果,不怕他们解不开锁,因为之前某个世界最强抢了你手机,录入了自己的指纹。

在打下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你还是把对五条悟的告白删除了。

说好不爱了,那就不爱。

—————————第二天—————————

五条悟闻风赶来,满车飞溅的血液,还混着白色的,水滴状的壳,五条悟知道那是瓜子壳。打开你的手,看完你的告白信,全程没有提到自己,他有些生气咒术回战五条悟死了没,生气到差点把你的手机捏碎。

他到底气什么他也不知道,他知道自己生来受人瞩目,意味着麻烦也多,和她如若关系匪浅自动会牵扯到她,所以说最强不能有弱点。

那天她说不喜欢自己他心还咯噔了一下子,【这臭丫头有新欢了?】这是第一反应,但转念一想也不能,所以带着八成赌博,他回了一个【嗯】看看她反应,果然,哭得稀里哗啦。果然,喜欢的还是自己。

五条悟从粘稠的血液中拿起一个瓜子壳盯着看,想到了最初见她,她板着张脸,眼睛却雪亮,自己随便说了点什么想难为下小姑娘,只是想看点她愤怒离去或者给她添堵,没想到她竟然笑了,不但笑,还跟着自己一起疯。

又教自己吃瓜子,他注意到她吃东西鼓起的脸颊,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你是仓鼠吗。】

夸奖意味。

那日五条悟难得悠闲自在,望着向日葵花田,瞄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她,觉得自己活过的20多年里,还能遇上这种有趣的事情,果然总会有纯粹的光照进黑暗来。

可这是孱弱微光还是灭了。

那天,你死以后,五条悟随身都会带一把葵花籽,仿佛有光在身旁。

|惠|

-上午-

【你说,我死了怎么办啊。】

你搅着冰沙,一只手拄着下巴,漫不经心地说。

【哈?】

你看过去,果然,他一脸你又犯什么病的表情。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你垂下眼,喝了一口冰沙。

【懂什么?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

你被逗笑了,内心都开始涌出蜜液。

【好啊,你别让我死哦。】

你歪头,笑得甜蜜蜜,让这个沉重的话题顿时变成不知天高地厚的玩笑。

外面的空气被寒气侵袭,而你却和伏黑惠坐在咖啡店里吃冷饮,当然只有你,伏黑只喝咖啡。

外面行人陆陆续续走得匆忙,可街饰却早已透露出浓浓的圣诞气息,明明还早两个星期呢。

好不甘心啊,竟然在圣诞节前死掉。

一口冰下肚,浇灭胃火,冻住了泪腺,你望着窗外发呆,想着自己死后伏黑的生活,他的表情他的行为,想着他遥远的,没有自己的未来。

他会快乐么?

-中午-

一天中最暖的时刻,伏黑拿着你的围巾和你走出店门,出去的那一刻他就将围巾递给你让你系好,你一面带一面问:

【圣诞节礼物有想要的么?】

【笨蛋,说出来的话就不是圣诞礼物了吧。】

你停下,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理解了半天他的话,最后还是问出了下一句:

【为什么不是了?】

【…不知道的话,才有惊喜性吧。】

你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看着他,随后笑起来。

【什么啊伏黑,难道你还想把礼物塞进袜子里么。】

伏黑因为被你小看这件事有点不爽,直接按住你的头狠狠揉了一下。

【不是啊笨蛋,因为不知道,才会期待这不是节日礼物的意义么。】

你挣扎着从他的魔抓下逃走,捋了捋你毫无可言的发型,答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会自己准备的!但,你给个方向总可以吧。】

【没什么,你送的就行。】

此时此刻你应该是感动的但你真的很想拌他一句:

【拿给你钱哦。】

然后看见他一脸吃瘪相才笑嘻嘻的拍了拍他表示不会的,让他期待吧。

-夜晚-

其实吃完饭没事直接回到了高专,因为地方偏僻,交通不便,又是冬天。

但好处就是月朗星稀,安静没有人打扰。

你坐在只有你发觉的秘密基地里看星星看月亮,没有叫伏黑惠。

其实,给伏黑惠的礼物你早准备完了,最近不是流行倒计时盲盒嘛,你也搞了一个,在你死后,伏黑惠就可以拆啦。

……..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心情。

比起这个,你更在乎他会不会按天数拆。要是一起都拆开了的话....

就没有惊喜可言了嘛!

想到刚在一起的时候,就跟没在一起的时候一样,见面打招呼,一起做任务,多了一起吃饭,但也没有太多交流。但就是这平淡如水的相处方式,竟然越处越熟,直接从陌生到老夫老妻的状态,完全没有恋爱的激情啊冲动啊那些。

所以你现在跑来这里偷偷写遗书。

为什么不在房间里?因为会忍不住想要去找他,想要抱抱他,想跟他一辈子就那么相处下去。

你交代完前因后果,又仔细想想了,突然想到自己养了盆郁金香,当时你在百合和郁金香里犹豫了下,觉得百合的氛围不太对,最后选择了郁金香。

对,要让那小子给我浇水。

【如今看来养盆百合好了,直接省事。】你这么想。

【干什么呢。】

伏黑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幸好你早就写完,迅速将信收到背后,仗着天色黑掩饰你表情慌乱,定了定语气。

【没什么啊,看星星,伏黑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你往旁边挪了下,腾了个地方出来,伏黑坐下,默默说:

【玉犬。】

你笑嘻嘻,原来是专门找自己的,你厚着脸皮凑近伏黑问:

【干什么,想我啦?】

被伏黑嫌弃躲开后,他说:

【五条老师说明天有任务。】

【啊!】

你双手合十,歉笑:

【抱歉抱歉,跟老师说明天我不行了。】

【为什么。】

伏黑看着你,你心虚的眼睛瞟另一方。

【因为…..我预感我会生病!】

你突然想到这么个理由,兴奋又骄傲脱口而出。

…….

伏黑一脸无语看着你,不是认为你傻了就是说你活该中午那么吃晚上这么作。

【好,我会跟他讲。】

虽然伏黑脸上嫌弃你,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惠你怎么那么好!】

你狗狗眼望着他,你只有在冲他撒娇卖萌逗他玩的时候才会叫他惠。

【没什么,你的那份工作量我也能完成。】

你听到学霸发言直接抱住他胳膊蹭,被他嫌弃扯了扯没扯开后你也停止了动作,和惠沉默看星星。

突然,夜空与视线之间多出了你的手机,伏黑还没反应过来,你就已经照完相了。

【….难看,删了。】

你一把藏起手机。

【不!我们还没合照呢,要是删了你会配合我在拍一张吗?】

【….不…..】

【这不就得了。放过这张让我做纪念吧。】

伏黑也没管你,默认了你的行为,接下来你们又坐了一会,就回宿舍了。

分别前,落寞感和恐惧涌上心头,你抓住伏黑的手不放,一直赖在他身边,伏黑也对你很有耐心,你们随便聊天,你努力装作不害怕,却被伏黑识破,最后实在没办法,他搂着你,在你额头印上一吻。

你瞬间冷静,并且回抱了他,这一抱很久,松开他后,你恋恋不舍的回到宿舍了。

—————————第二天—————————

伏黑惠第二天直接去做任务,到晚上才回来。

听闻消息后,他飞奔过来,现场已经清理差不多,遗物也被整理下来,他慌忙翻找什么,才拿到了一封被拆开的信。

信里写的全是【惠】,但是他却感受不到一丝撒娇和捉弄的意味,这文字连在一起温柔有力,狠狠砸在他心上。

这个笨蛋到底担负了什么!

然后夜蛾校长将一盆盆栽和一个大盒子交给惠,让惠好好保管。

看到这个被你装饰的花里胡哨的盒子,伏黑想:真是最差劲的圣诞礼物了。

惠照着你的嘱托,一天一个盲盒拆,多一个都不肯,甚至不舍得拆完它。前面都是小玩意和你的手作,第24天也才是你打给他的围巾。

没错,你做了第25格。

圣诞当天,惠围着没有你温度的围巾,拆开这一格,里面有一朵永生郁金香,还有一张照片,是那夜的合影,惠呆愣像猫咪的表情就印在上面。

他想,你一定喜欢死这张照片了。

然后挪开照片,他真的在这一格里发现了现金,和一张纸条,上面是你的字迹:

【都给你!拿起吃香喝辣!】

【你要开心呀。】

伏黑惠低下头,脸深深埋在围巾里,空荡荡的屋子听见清晰又短促的一声:

【笨蛋。】

————————————

*本来有乙骨但脑洞匮乏就没写了

*看反响有下篇?就写些别的人或者反转后日谈啥的?

*没人我就躺尸了

weinxin
咔嗒手办微信公众号
手办模玩独家信息,各类手办实拍图福利图,手办动漫周边爱好者集结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