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离开避难所」:浅谈《中二病也要谈恋爱》《比宇宙更远的地方》《吹响吧上低音号

  • A+
所属分类:手办热番

时间回到2011年,京都动画和一直合作的角川书店意见不合,在《冰菓》之后就沒再为他们做轻小说动画化企划(《甘城辉煌乐园救世主》是一个特例,因为原作者贺东招二和京都动画本身关係密切)。在没有可以改编原作的来源之下,京都动画决定成立自己的文库,既可物色新作者并加以培育,同时可以开拓新的财源,而且可以自给自足,不需要靠外来出版社,一举多得。

《中二病也要谈恋爱》就是京都动画《KAエスマ文库》中第一套动画化的作品。为了能让整个未来发展蓝图顺利进行,京都动画找来了之前负责《日常》的花田十辉来处理《中二病》的改篇。

京都动画在《中二病》的动画化中给予了花田十辉极高的自由度,毕竟原作在动画化之前只有两本小说,就内容而言其实是不足以改变成一季12~13话的动画。而花田十辉就凭着这个自由度,「魔改」出一个和原作差异甚大,彻底地改头换面的作品。

《中二病》动画原创角色凸守早苗

《中二病》动画版和小说版最明显的差别是加入了大量原创角色。例如和中二病毫无关係、无论任何时间都可以午睡的温柔学姐五月七日茴香,以及明明是才貌双全、但性格残念到极致的学妹凸守早苗。

至于原作已存在角色也作出不少改动,男主角富樫勇太在原作中是和父母一起生活的,但动画版把父亲设定为在海外工作,把母亲设定为上班族,勇太负责照顾年幼的妹妹。这个改动的目的是为了突显出勇太爱照顾人的一面,还有与自理能力近乎零的女主角六花作对比。相对之下更动比较少的角色是丹生谷森夏和一色诚,前者原作中是一个想要纠正六花的中二病而行动,动画则是为了不让人知道自己黑历史的前中二病患者。后者则是由一个成绩优异的风纪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好色笨蛋。

而当中改动得最多的绝对是女主角小鸟游六花。在原作之中,六花是家中的独生女,但在动画版中却多了一位姐姐 — — 小鸟游十花。另外原作中六花虽然和父母关係欠佳,但还是双亲健在,而动画版中六花的爸爸却因病去世,而妈妈则是因为医院人手不足需要经常到外地工作,照顾六花的责任就落在祖父、祖母、还有十花身上。

六花的祖父和祖母

从这种种的更动中,不难看出花田十辉的佈局。在学校朋友中,我们可以看到有原中二病患者(富樫勇太、 丹生谷森夏)、现役中二病患者(凸守早苗)和非中二病患者(五月七日茴香、一色诚)。而在家庭中,有着完全不理解六花的祖父、虽然理解但不能接受的十花、以及不打算干涉六花太多的祖母。每个角色都代表着不同的立场,有着各自对「中二病」的看法。

但这只不过是花田十辉所佈下的表象,在第一季第六话,所有立场的角色都出来之后,花田十辉才将真正的主菜端出来,那就是六花成为中二病的原由。

对父亲病情一概不知的六花「我完全没有真实感,自己的内心完全没有和现实同步。因为我觉得爸爸很快就会康復 — — 直到爸爸去世那天清晨前,我都是这样相信着。」

— 小鸟游六花

整个第一季中,六花一直提及到「不可视境界线」。一开始,观众们大概都会像勇太一样,认为这只不过是六花的妄想、中二病的设定。但其实六花口中的「不可视境界线」和她父亲的死亡有着不可分割的关係。

当年六花的父亲患上不治之症,担心年幼的六花承受不到现实的六花妈妈决定将病情隐瞒,并哄骗六花说:「爸爸很快就会康復,不用担心」,一心期待着爸爸会平安回到身边的六花毫不怀疑地相信他们的话。直到父亲确认病逝,看着在丧礼上的妈妈和姐姐痛哭,六花在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之下承受这冲击性的事实。

「因为是现实就要接受,就算如此,还是有很多无法接受的事。可是,随着生活的洪流,在没有时间整理心情的情况下,就已经全部结束了。」

「因为事实是理所当然,所以就理所当然地接受,这样真的可以吗?」

— 富樫勇太

有些事情不是说了结束就会不留痕迹地结束,特别是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抱有情感的时候,即使明白接下来是永别,心底裡或多或少都会残留着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六花也是有试图去接受现实,但对于年轻而且尚未成熟的她而言,要好好地去整理和放下父亲死亡这件事实在太难。而就在这个时候,她遇上了还未从中二病毕业的勇太。

看着每天在与自己幻想中的敌人战斗,自娱自乐的勇太,六花渐渐地对中二病产生了憧憬。既然勇太都可以和不存在的敌人而战斗,为什麽我就不可以找寻不存在的父亲?所以,她拿起绷带,将未能承受的现实封印在手臂之上;带上眼罩,把对父亲的思念收进「邪王真眼」之中。

这正是六花的中二,和勇太、森夏和凸守的中二决定性的差别。勇太、森夏、凸守的中二,沿于他们的「自我追求」。闇炎之主也好、精灵对话也好、雷霆战鎚也好,都是他们各自对「更好的我」的演释,是一种发自内心向着一个目标前进的行为。纵使这不过是幻想,但对于自我的追求是中二的本质。

而六花的中二,既是她和父亲之间的连结,亦是自己对于不能接受的现实所筑构出来的一道屏障。因为接受不到父亲的死,所以想像出一个父亲仍存在的世界「不可视境界线」。因为确信着当自己向现实低头的同时,父亲也会彻底地在这世界上消失,所以「寻找不可视境界线」就变成了「邪王真眼的使命」。

「对她来说,那眼罩也许是她护身的铠甲。」富樫勇太

无论是「中二病」本身还是「不接受父亲已死」这件事,对于小鸟游家上下来说,都是一件极为困扰的事。对于代替媳妇收留孙女的祖父而言,成为了中二病患者的六花令他感到羞耻。而祖父的强硬立场中二病也要谈恋爱森夏,亦和主张放手让孩子自行思考的祖母有所矛盾,成为了祖父祖母两人之间的芥蒂。

同一时间,六花的妈妈因为当时有份决定隐瞒病情,所以当六花拒绝承认父亲死亡、甚至是拒绝和妈妈对话的时候,也不其然地认为自己犯下了大错。又,因为工作调迁的问题,在六花最需要家人的时候,她却不得不为了生计离开六花。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善意,却因为一些料想不到的发展弄巧成拙,令六花的妈妈抱着遗憾地过活。

「你在恨妈妈吗?想要为难爷爷奶奶吗?你应该能理解吧?这种没办法的、无能为力的事……到底要怎样你才满足啊?」

— 小鸟游十花

而夹在狭缝中的十花也并不好受。虽然十花总是一脸冷然严苛,但在她的扑克脸下,埋藏着对家人的深厚情感:她不想祖父祖母因为六花的事情忧心,也不愿意看到妈妈再继续责备自己,所以才急着想着要六花学懂放下父亲的事,想要阻止六花再沉溺于自己的保护罩内。但她越是焦急越是强硬,六花心中的牆壁就愈积愈厚,中二的程度亦愈发严重。同时,虽然她从没明言,但看到她和六花争吵时的眼泪,不难想像十花对于自己把妹妹逼成这个样子有一定程度的愧疚。

「妈妈她多次想和六花谈谈,因为瞒着六花的事……拜託,请你想想办法,是你的话,她一定会听。」小鸟游十花

直到勇太的出现,十花和六花之间才出现了转机。勇太曾经是中二病,也是六花中二病的病源,比起十花,勇太更能从六花的角度出发。当看十花看到勇太了解过六花的过往后挺身而出地保护六花时,十花的态度也有所改变。与其继续咄咄相逼,令六花深陷于自己的保护罩,倒不如让一个可以理解六花、和六花站在同一阵线的人尝试去开解她。为此,十花不但在勇太面前放下形象和尊严,甚至不惜低头拜託勇太帮助六花。

问题是,这个名为「中二病」的避难所已经深深植入在六花的身心。当勇太说出要六花走出这个避难所,面对已经离世的爸爸,正视一直牵挂自己妈妈时,六花试图捨弃中二病,但同时亦把支撑着自我的心灵支柱都推倒。

「我答应妈妈在她今天回来前全部收拾好,这样放在外面肯定又会让她担心。我不想妈妈太担心,可是,我不知道要收拾的和不要收拾的东西之间的区别。」

— 小鸟游六花

茫然若失 — — 镜花先生在评论《你的名字》时以这四个字去描述泷跟三叶在逢魔之刻中重遇和分开后,「 生命像缺少了一块重要的拼图一样」的那份感觉。这恰巧是六花在第一季后段接受了父亲的事、放下了中二病后的写照。因为内心的某部份破碎了、脱落了,随着那失去了的一块,整个自我也随之支离破碎,身心都只能依赖着勇太。

即使勇太想为六花做些什麽,一切就像对着空气挥拳一样,直到身为局外人的丹生谷道破了真相。

「也许中二病有点不同:只有自己感觉和别人不一样、只有自己察觉到某些事、感觉自己是特别的存在,所以深陷其中。」

「而你和我都从中二毕业,想在高中当一个普通的学生,但这肯定也是我们设定自己是一个高中生并深陷其中。说到底,人总会为某些事烦恼。」

— 丹生谷森夏

因为身边的人都淡然接受父亲的事,因为自己不想就这样结束,因为这种种烦恼,所以才驱使六花成为邪王真眼,深陷在自己的想像之中。而勇太劝六花放弃中二病,某程度上是叫六花放弃去烦恼,放弃去思考。没有思考的人生就像失去了重心一样,连站也站不稳。好听一点就是进退失据,怅然若失,难听一点就是变成行尸走肉,形同空壳。

在丹生谷、茴香和樟叶的推动之下,勇太终于领会到问题的根本,然后,他奔向六花的身边,并向六花丢出了关键的救生索。

「小鸟游六花,不,邪王真眼啊,和我缔结契约吧!是回到无聊的现实,还是想和我一起改变现实?」

— 富樫勇太

不是勇太和六花的成为恋人,而是闇炎之主和邪王真眼定下的契约。两者的分别,在于前者只是因为相爱而在一起,后者却是因为相爱,所以要成为自己和对方心中那个理想的自己。这个契约不只是徒有中二的外表,而是为六花的中二赋予更深层的义意:不是为了爸爸而躲进名为「中二病」的避难所,而是像勇太、丹生谷和凸守一样,为了追求幻想中的自己而成为中二病。

更重要的是,因为喜欢你,也为了喜欢自己的你,成为这个世上独一无二,无法被人所取代的「邪王真眼」。

《中二病》第一季令我拍案叫绝的地方,在于花田十辉将一个原本是「原中二病和现役中二病的爱情故事」,转化为「单亲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和健全家庭中长大的孩子的Boy meets Girl」,最后在结尾将故事回转到「中二病和中二病的恋爱故事」。

假如不以「中二病」出发,而是以「单亲家庭中长大的孩子」的角度去看小鸟游六花这个角色,你会找到很多很有意思的地方:迴避型人格、对恋人的过度依赖、没有自信、也不擅长人际交往、甚至因为没有父母作为准则所以无法建立出一套完整的恋爱价值观。六花的问题,从一开始就不是中二病,而是她放不下父亲的事。

坦白说,在第一次看《中二病》时我压根没想那麽多,当然这和我当时太年轻,入宅未深有一定关係,但我也确信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令我意识到这个部份的契机,是因为标题提及的另一套作品,与《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相隔了6年后的《比宇宙更远的地方》。

《比宇宙更远的地方》女主角小渊泽报濑

《比宇宙更远的地方》这个故事,源于女主角小渊泽报濑的妈妈贵子。贵子是南极观察队的成员,同时也是剧中一本名为「比宇宙更远的地方」的书的作者。在一次南极观察之中,贵子一行人遇上了暴风雪,她的同僚兼摰友藤堂和前川想要营救不果,贵子就这样消失在白茫茫的南极中。

由于找不到任何遗体遗物,所以报濑在收到这个消息时拒绝相信贵子死亡的事实。一直以来都待在日本盼望着妈妈回来的报濑,心中突然唤起了一个大家都认为不可能达成的想法:「我要去南极」。

「大家都是这样的反应呢。外婆、朋友、老师、学长学姐、还有邻居也好,他们都说『你以为小孩能去那种地方吗?』『你知道要花多少钱吗?』……我一直在打工,我一定要去,绝对要去,我要狠狠地打那些否定我的人的脸。

— 小渊泽报濑

《宇宙》的有着很多和《中二病》相似的地方,尤其是六花和报濑。她们同样在故事开始之前失去了至亲、也没有什麽朋友、明明很多时候都是带头那个人却又会在关键时刻退缩、做着一些旁人眼中尽是妄想的事、因而受尽别人的白眼、当面前出现「敌人(十花/看不起自己的人)」的时候气势十足、一旦身边只有亲朋密友的时候会变得软弱不器用。而当中最相似的地方,正是她们一直挂在嘴边的目标,「南极」和「不可视境界线」。

就像六花一样,对于报濑来说,「南极」是自己和妈妈之间仅馀的连结。因为不相信妈妈就这样死在风雪之中,所以要去南极确认。当然,「不可视境界线」只是六花看着遥远的灯光结合中二病的幻想而成,而「南极」是一个实际存在的地方,但是,所谓的目的地,对于六花和报濑来说,都不过是「不接受至亲已离世」的藉口。

在踏足南极大陆那一刻,报濑对着远在日本那班看不起自己的人,清爽地大叫了一声「活该」,但「活该」过后,报濑再也不能以「要还以别人颜色」作为自己前进的理由,而是要赤裸裸地面对自己、面对妈妈的事。

当破冰船穿过纬度、越过风浪、看到了妈妈在床上画的星星、踏上了妈妈思念着的大地、在妈妈待过的基地生活后,所有对妈妈和南极的各种幻想都变得有了重量和质感,这股名为「现实」的力量一点一点地将报濑从内心的避难所拉扯出来。当观察队要由昭和基地出发往内陆基地,也就是报濑妈妈「断绝音讯的地方」时,报濑也意识到自己已经不经不觉到了这个避难所的出口。

报濑:「(虽然南极很危险)但是你还是要去吧?」「从妈妈登上民间观测船开始,我就问了她很多次,跟她说南极观测有多危险。我知道南极是个什麽样的地方。」

— 小渊泽报濑

「知道」和「接受」是两码子的事。就如六花知道但不相信父亲已死一样,报濑也是知道妈妈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生还。当妈妈的同伴,也就是当时下达撤离命令的队长藤堂问报濑是否怨恨她的时候,报濑说她不怪责藤堂,因为这是藤堂身为观测队队长而下的专业决定。但当藤堂问到:「你是发自内心这麽想吗?」报濑这样回答:

「我不知道。所以我才讨厌谈这件事。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麽想的。只是……只是妈妈没有回来,但我的生活并没有变化啊?和等她回来的每一天完全一样,什麽都没有改变。朝思暮想,总觉自己还在期待她会回来。」

— 小渊泽报濑

虽然大家都失去了至亲,但报濑比起六花幸运一点。中二病不像南极观察队,就算六花身边有着前中二病的勇太和森夏,他们也不可能像个大人般给予指引和协助,相反报濑身边有藤堂队长和前川小姐这些前辈。同样以南极为目标,同样牵挂着贵子,虽然她们的年龄和身份有别,但思考着的东西别无二致。

「就算你多不愿意相信,贵子去世的事实不会改变。虽然我们说是继承她的遗志,但没有人知道,这是否她真正的心愿。」

「那为什麽又要来南极呢?」

「因为我想来。我自私地认为,贵子希望我这麽做。说到底,人只会为自己的信念行动,也因为信念,才能推动人披荆斩棘,化不可能为可能,向前迈进 — — 这是我的理解。」

出发前夕,迷茫的报濑问藤堂如何看妈妈的事。藤堂虽然也惦记着贵子,也相信贵子希望自己不要放弃前往南极的理想,但藤堂也直言,去南极是她自己的意向,与他人无关。无论每个人最初的动机为何,南极观察队的所有队员都是凭着自身的信念才聚集到这裡,真理、日向、结月也是,更何况报濑自己?

听完藤堂的回答,报濑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之前辛苦地储起的一百万,回想自己是如何走到这一步:当身边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没可能到达南极,所有人都叫自己放弃的的时候,是谁令自己咬紧牙关撑下去?那个人并不是妈妈,而是报濑自己。

要是真的不想去面对妈妈的死,不来南极就可以了。但报濑早在之前就下定决心要作出改变,所以才会拚命打工、拚命学习关于南极的事、拚命地抓住前往南极的机会。就像真理所言:「我们不是没有选择,而是我们选择了去南极。」为了不让那时候的决心付之一炬,为了找到自己心中的答案,报濑拿起了背包,走出昭和基地,也走出心中的围牆,向终点出发。

「小理,你喜欢南极吗?」

「喜欢,非常喜欢,但如果是一个人来,就不知道喜不喜欢了。因为和大家一起,只要大家一起,去北极或许也一样喜欢。呐,报濑,谢谢你带我来这裡,全靠你,我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青春。」

这场南极旅程到底有什麽意义,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答案。

对于结月来说,来南极是为了达成自己「想要交到好朋友」的心愿;对于日向来说,这是一个放下往事,重新出发的里程碑;对于小理来说,去哪裡其实一点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和这三位最喜欢的朋友,齐心合力地为一个共同目标挥洒汗水。

对报濑而言,南极到底有什麽意义?

最初报濑抱着「为了确认妈妈的生死」以及「为了打脸所有嘲笑自己的人」而前往南极。但其实在未出发之前,这两个目的早就已经达到了:在学校礼堂上,报濑在全校学生面前放下说出「我要去南极了。」时,那些嘲笑她的人全部都闭上了嘴;在和妈妈出发前,她已经充分明白到妈妈去的那个地方有多危险。

但这样就代表一切是毫无意义吗?在到达内陆基地前,报濑像平常一样,拿起了手机,写了这样的一封信:

致亲爱的妈妈:

我交到朋友了。一直喜欢当独行侠的我交到朋友了。

虽然她们有点怪,有点麻烦,还有点废柴。但却是陪我走到南极的朋友。我们吵过架、流过泪,也出过问题,但我们还是跨越了长长的旅途,来到你曾走过的地方。因为和大家一起,我才能走到这裡。

妈妈,从你那边能看到什麽呢?你看过的风景,我也能看到吗?

我很快就会到妈妈所在的地方了。

当小理她们拖着报濑进入基地内部,找到了妈妈遗留下来的笔记本电脑,看到了自己几年来一直传给妈妈的讯息在妈妈的电脑上出现,报濑心中长久积压的情感终于得以宣洩。而在房间外的小理、日向和结月也不禁落泪。

到了这一刻,能不能打脸身边的人,能不能找到妈妈,其实已经不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报濑、小理、日向、结月四个人从素不相识,因为南极所以走在一起,一同受过挫折,一同克服困难,了解到每个人各自的心结,为对方思考,为对方欢笑,为对方动怒,为对方流泪,成为了同甘共苦的莫逆之交。就像小理最后所言:我们成为了「我们」。

「想必各位都知道,妈妈是南极观测队员,最喜欢的就是南极。因为看到迷恋南极而离家的她,所以我对南极并没有什麽好印象。也许我是为了改变这种情绪,才来到这裡吧?」

「比宇宙更遥远的地方——妈妈是这样称呼南极的。在这裡,一切都毫无保留,时间也好,生物也好,甚至内心也好。这裡没有什麽可以保护我们,也没有地方可以躲藏,所有的羞涩,所有想掩盖的事,在这裡都会表露无遗。终于能带着眼泪,与最真实的自己坦承相见。」

「跨越重重难关,坚持到今天,现在我才明白妈妈深爱南极的理由。不只是因为景色、天空和清风,而是她爱着和同伴一起跨越困境的时光,爱着这片不受任何事物影响,只能靠同伴一同前进的空间,而我也同样爱着上这个地方——我一定会再回来这裡的。」

— 小渊泽报濑

当我们成为了「我们」,南极也不再是「南极」了。对报濑来说,「南极」已经不再是自己逃避的藉口。那个曾经用来武装自己、支撑自己、保护自己的护罩已经不存在了,取以代之的是,「南极」成为了推动自己向前的动力,成为了人和人之间的连繫,成为了一把燃亮别人的薪火。

在离开南极前,报濑把自己从妈妈失踪后就维持不变的头髮剪掉,把妈妈的笔记本电脑交给藤堂队长,把自己为了来南极而储下来的一百万放在妈妈最后存在的那个地方。「我就算没有这个,也不要紧了」就是这样,小渊泽报濑带着微笑地离开了南极,离开了心中的避难所,向着更宽广的世界出发。

在《比宇宙更远的地方》播出期间,花田十辉开设了信箱,解答了很多观众的疑问,当中有两个地方令我觉得很有趣,很值得反思。

第一个地方,有观众问他怎麽看《Love Live Sunshine》这个企划,花田十辉的回应有点意味深长,大概的意思是在动画製作企划中,系列构成未必有很大的发言权和主导权。假如我们仔细地反思《Love Live Sunshine》的整个企划,不难想像花田十辉会面对到多少高层给予的压力,例如说要让某某某声优有更多表演戏份、要推高某几个角色的人气、要配合之后唱片的宣传攻势等等。系列构成也不过是整个企划的一颗齿轮,为了不得罪老闆,也就只好按老闆的意思动笔,这也是情有可愿的。

第二个地方,是花田十辉说到《比宇宙更远的地方》第五话结尾的一个片段的读白:

「我喜欢等水积满沙槽,看水倾泻而出的样子。大水决堤,得以解放,奔流而下,沙槽裡蓄满的能量爆发开,一切都会动起来。」

花田十辉特意挑出来的这段话,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像Altia把这段读白配以「流动的时间」「冰封的记忆」去分析,又或是像以宅论宅的主持以「剧本的蕴酿和爆发」出发,都有着各自的道理。

而我个人则会用「角色」去解读花田十辉的这番话。

沙槽是人自己筑起来的,就像六花和报濑在至亲去世后,在自己心中筑起那度围牆一样。沙槽中的水也是由人一点一点地积蓄起来的,就像六花或报濑身边的人在交流之中一点一滴地累积起感情一样。这些情感的份量随着经历渐渐加深,超过了沙槽可以容纳的界限,最终打破围牆,超越自己的框框。

「我想要吹得更好…想要吹得更好…想要吹得更好!」

—黄前久美子

即使没有如同六花和报濑那种失去至亲的经历,也不代表人的内心没有围牆。《吹响吧上低音号》的女主角黄前久美子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开始,久美子认为「全国大赛」只不过是一个口号而不是目标,对于管乐团也是抱着「以前有就参加所以继续参加」的心态。因为觉得不可能打进全国大赛,所以觉得不努力也没关係。直到认识了想要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的高坂丽奈、以及决心要进入全国大赛的明日香前辈,久美子才有了「不想甘于现状」、「想要成为与众不同的人」的想法。

而《上低音号》最经典的一幕,就是第十二话那幕Running and Crying。当老师判断久美子无法达到应有的水准,让明日香独自负责最难的部份,总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久美子终于决堤了,在宇治桥一边狂奔一边痛哭。

换着是以前的久美子,大概会自我安慰,説「反正我也没想过进全国大赛」这种话,但当下的久美子,早已经摔破这个让自己好过一点的下台阶,不再是那个躲在自己舒适圈的女孩了。

和以宅论宅的主持讨论的时候,提及到一个很有玩味的词语:匠心。工匠和艺术家有一个决定性的分野,一个艺术家追求的中二病也要谈恋爱森夏,是创意、创新,而一个工匠则是在同一件事上专注地凋琢。

「就像一个刀匠,千锤百鍊地锻造出一把刀,完成后又再锻另一把刀,日以继夜地重复着这样的过程。很多人会觉得工匠在做一件千篇一律的事,但却不明白工匠所追求的,是一件事能否做到极致。花田十辉正正是对于『演绎青春』抱持着匠心的一位编剧家。」

—以宅论宅 EP 208

也许你会觉得,说穿了花田十辉来来去去就是同一个套路,同一把刀换上不同的刀鞘和手柄就当成新的刀卖给客人。但不得不承认,花田十辉的作品就是青春,而所谓的青春,就是挑战自己的框框、挑战自己未做到、又或者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事。

拿不到全国大赛的入场劵就不青春吗?想与自己憧憬的丽奈和明日香站在同一个高度,看一样的风景,所以她拚了命地练习,忘我到自己流鼻血也懵然不知,这样不是青春吗?因为老师的一番话,她会责怪自己为什麽做不到,会心有不甘而流泪,这种悔恨就不能算是青春吗?

一定要去到南极才算是青春吗?连逃课都没有勇气的真理、因为被出卖而不再相信别人的日向、满口怨言但甘于现状的结月、因为报濑的傻劲,开始了谁都认为不可能的旅程,这还不够青春吗?在路上试过遗失证件差点出发不了、试过遇上翻天巨浪,她们四个人都互相扶持着,一步一步地跨越过来,这难道不是青春吗?

中二病就不青春了吗?想像着最强的自己,努力地做好这样的角色,不甘心当一个随处可见、随波逐流的人,难道就不青春吗?不是为了逝去的爸爸,而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走出自己内心的避难所,成为属于自己的、真真正正的「邪王真眼」,这样就不可以是青春吗?

其实,青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当你回头看到以前的自己,看到自己并不是原地踏步,看到自己跨过了难关,看到自己经历的累积,看到今天的我超越了昨天的我,这就已经是青春的一种呈现了。

因为不愿意面对的往事,因为曾经的挫败失意,因为对自己没有信心,所以在自己的内心划起了界线,筑起了城牆保护自己,这是每个人都经历过的事。而花田十辉最喜欢写的,就是这群躲藏在避难所的孩子的故事。

避难所、防空洞、沙槽、围牆,统统都是我们自己为了保护自己而筑,但我们却总是觉得自己不可能打破它,离开它,认为自己只可以困死在这个圆圈之中,无法改变。但事实上,我们只是把这些框架当作自己的藉口,让自己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逃避。那怕你身边有一个像报濑、又或者是丽奈的朋友也好,能让你走出自己框架的人,由此至终都是你自己。那怕你身边有勇太、有真理的支持和鼓励,但没有想要出走的意愿,终究是无法离开自己的避难所。

我很喜欢真理在破冰船上说的那番话:「我们不是没有选择,我们从来都有选择,只是我们选择了来这裡。」是甘心留守在避难所中,过着一成不变的日子,还是心有不甘,积蓄着力量,把困住自己的沙槽打破,走出自己的避难所?这就是花田十辉苦口婆心地想要带给观众细味,也是作为一个人不应放弃去思考的问题。

少女们早已离开了自己的避难所,你也要试试看吗?

weinxin
咔嗒手办微信公众号
手办模玩独家信息,各类手办实拍图福利图,手办动漫周边爱好者集结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